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刚cha/cha刚】もう一度

刚cha/cha刚

ooc有,比较多涉及ghost&drive联动剧场版
确定ok再↓




  “和死党说一次再见就够了,你……想跟我再说一次吗?”
 
 
  
  徒劳无功的事情在过去诗岛刚做得太多了,在roidmuld全部被消灭之后,他带着chase交给他的宝物踏上了旅途,企图寻找复活他的办法。但是所有东西都比他想的困难得多,roidmuld是被制造出来的机械体,后来又复制了人类的感情,可是他们也产生了自己的思维,因而才有了反抗蛮野的那一个晚上。独立的意识和思维是可贵的,也是难以复制和寻找的,每一个roidmuld都是独一无二的,chase更加是,复活chase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就如同人死难以复生,诗岛刚也并不希望复活的是个空有外表的假货。

  他想要的,是那个唯一的chase。能被称为死党的,也只有这一个。

  在过去,他总是对着chase恶言相向,固执认为roidmuld都是罪恶的,甚至从来没有承认过对方,那一句死党从来没有说出来过。直到最后的时刻,满眼是爆炸的火光,满耳是核心破碎的声音,四处废墟空荡至极,只剩下自己一人震惊而绝望的大喊着对方的名字。

  诗岛刚想尽了各种办法,尽管有博士和玲奈姐的帮助,但结果都不尽如人意。在某一次夜里做梦醒来,满身满心都还沉浸在梦里虚幻、触不到实地的惊恐里,他才突然意识到,或许还有一种可能是他未曾考虑到的。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太过乐观。

  再次踏上旅途的时候和之前的心境已大不相同,少了绝对能复活chase的自信,多了种深埋于心的恐惧。

  chase,究竟是在哪里等待着他呢?诗岛刚常常看着手中握住的chase的驾照卡和shrit car,上面不可避免地已经有着轻微的磨损痕迹。但是无论怎么说,这条路也是他必须要走下去的——就算可能重逢遥遥无期,就算可能他永远找不到复活chase的办法。

  chase被给予和教会了很多东西,生命,感情,战斗时的伙伴……最终他又把自己得到的宝贵的东西留给了诗岛刚保管,只要想到自己手里握着的东西,就会有勇气源源不断地生出来,就能够抵抗着恐惧努力寻找复活chase的办法。

  诗岛刚唯一未曾预料到的,是和chase的再次相见会来得如此快。

  白天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境。熟悉的机车的轰鸣声,熟悉的chase的脸庞,一起变身,一起战斗,不自觉地就已经满脸笑容。本院寺课长死而复生的时候诗岛刚拼命拦住了想要冲上前去的chase,这大概是他们俩屈指可数的接触的时候没有赌气、没有争吵、没有敌视的时刻了。 roidmuld也会有温度吗?也许是有的,体温会让他们更加接近人类。手忙脚乱之间他碰到了chase的皮肤,是温热的,柔软的,和人类并没有什么差异的触感,在这个夜里回想起来的时候,诗岛刚发觉自己记得最清晰的时候,竟然是这个拥抱。

  chase的皮肤温热柔软,chase脑后的头发扫过了他的脸颊,chase的味道传入鼻腔,但他难以描述那是一种什么味道。chase的力气也很大,几乎让他拦不住,只好换了一个姿势,把对方稍微扯回来,免得莽撞冲上前去 ,尽管对方的手还在不停扑腾着。

  揪着对方领子,要他离自己远点的事情好像已经过去了非常、非常久了。有时候诗岛刚想起来仍然会觉得好笑,这样的事情发生也不止一次两次了,明明自己也在不断地动摇着,不知不觉中关系就已经只剩下口头上的不满了,自己却还未意识到变化。

  回忆起过去,诗岛刚忍不住把睡前放在枕边的shrit car拿出来,放在窗户透进来的月光下,手指轻轻拨弄着轮胎,车身在月光下似乎蒙上了一层薄雾。

  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诗岛刚很难说清这一次的重逢究竟是好是坏,唯一能确定的是见面之后复活对方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满脑子里都是chase的样子。他曾经问自己,chase究竟在什么地方等待着他,现如今终于可以肯定自己的做法,无论如何也要把chase复活,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东西在等着chase去看,去学。包括他这一路拍摄的照片,春和夏,城市和荒野,人类的爱与感情。

  “chase……”

  
  “和死党说一次再见就够了,你……想跟我再说一次吗?”

  再次分别的场景在梦里重现了。

  战斗中roidmuld们突然一点点消失在眼前,诗岛刚正感到疑惑,却发觉解除了变身的chase也倒在了地上。

  他几乎屏住了呼吸,有一瞬间大脑完全处在空白的状态。在chase复活的时候他其实已经知道这一刻是必然的结局,chase因为时空扭曲而复活,也会因为扭曲被修复而再度消失,只是一直不愿细想的东西临近眼前,再也躲不过去的时候,他仍然不愿意,不愿意接受chase将再次离去的事实。

  他看着chase的脚部开始一点一点化为光点,看着chase一点一点讲着话。

  “应该是,ghost和drive在过去的世界将敌人打倒了,时空的扭曲被修复了。”

  chase转过来看着刚,“刚,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能再和你一起战斗,真是太好了。”

  “等等啊chase……”有无数的挽留的话在心里,思维却几乎僵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和死党说一次再见就够了,你……想跟我再说一次吗?”

  应该上去抱住对方吗?如果是姐姐和进哥在,大概早就跑到chase的身边了,他们的眼泪会流下来,任何一个人也能看出他们的不舍、伤心和无奈。可是自己却踟蹰着,犹豫着,想要走过去,又仿佛没有办法踏出那一步,甚至连眼泪也似乎流不出来。

  为什么不走过去呢。

  因为害怕,因为不愿意接受现实。走过去就好像是认清了现实,承认了chase将要消失,于是做出道别,可是他并不想如此,只好固执地站在原地,似乎只要站在这里,不动,不道别,一切都会如他所愿地发展下去:chase还会好好的,他们可以一起骑摩托回去,他还可以邀请对方去自己家里玩,教他打游戏,带着他喝碳酸汽水。

  诗岛刚几乎是做梦一般地看着一切发展,他不停吞咽着唾液,像是要把所有情绪都吞回肚子里,chase的眼睛一直看着他,他也一直看着chase。

  chase在想什么呢,在这个时候,诗岛刚看不清,似乎有浓重的悲伤隔在两人中间,chase走不过来,刚也走不过去。

  他不敢道别,也不敢走过去,怕自己一靠近,所有就如同水中捞月般全部破碎了。

  “再见了,刚。”

  脑海中嗡鸣一声,诗岛刚后悔了,他想要抓住chase,他确实得承认自己又幼稚又愚蠢,但是他抓不住chase,chase的声音连着所有消失在了刚的眼前。

   如果他早一点走过去,如果他不那么固执,如果……事实是没有如果,也没有重来的机会,他已经错过了,一切都好像是做梦一样。

  再次见面像,再次分别也像。

  消失前chase的眼神和脸庞,一直在脑海里徘徊,明明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刚却仿佛看出了无数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阻隔他们的是生死,是无可跨越的鸿沟,也是他要想尽办法填平的鸿沟。

  而他只能暂时以这一句来回应对方的话。

  “再会了,chase。”
  

  一定会再见面的,chase。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诗岛刚动了动手指,睁开眼睛,他发觉自己昨晚想着chase的事情睡着了。紫色的小车还牢牢握在手里,像是他握住了梦里未能碰到的chase的手。

————————————————End.
写的时候重新看了一遍ghost&drive的剧场版,被本院寺复活那段的切切和刚笑死,被切再次消失那里虐死,刚想过去又不敢过去,切的眼神也是TAT
但是我还是想要大喊一句,心理描写好难啊!!!!!我这个辣鸡!!!!!
写着写着真的有点想看刚教切打游戏,或者刚整天带着切吃零食喝饮料结果自己蛀牙了的情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5)

© 诗岛刚世界第一大可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