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刚切/切刚】日常 02

刚切/切刚

不知为何脑补刚弟弟口气的时候会切换成kizzy的口气(
ooc有,不适点叉
二刷了二十多集愣是让我找不到开车的地方,服气了







  
  刚喝多了。
  虽然年纪并不大,但是诗岛刚却意外地能喝,据说是在美国练出来的好酒量,平时进之介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被灌倒说不定还要被刚玩笑说进哥这样可是不行的啊……之类的话。大概是因为今天太过高兴,又有一丝说不清的伤心,醉起来就尤其地快,chase察觉到了他隐藏在开心笑容下的这一点,很轻易就能猜测得到原因——今天是雾子和进之介结婚的日子。但是哪怕是chase也体贴地没有戳穿这一切。
  他只喝了几口果酒,甜丝丝的味道在舌头上刺激着味蕾,大脑的程序良好地接收了所有反馈。来宾不算很多,大部分chase都认识,连远在海外的哈雷博士也赶来庆祝了,雾子和进之介的身影异常动人,欢声笑语,是很美好的气氛。话虽如此,chase还是不可避免地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他想,自己确实越来越像人类了,否则也不会给出“喘不过气”这样抽象的形容了。
  扯松领结,洁白衬衣最顶上的扣子被解开,他才觉得好受许多。
  但是就这分神的一小会,刚就不见了人影。
  问了小半圈,最后还是玲奈给他指了路,“好像从这个门出去了哦。”
  chase在花园里找到了刚。还没靠近就有满满的酒气扑面,他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拽着自己白色外套的衣角,打着瞌睡又突然惊醒,迷迷糊糊看到有人靠近,“……chase?”
  
  梅子酒的甜味和啤酒的苦味混合在一起了,变成一种奇怪的味道,虽然奇怪,但是也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chase舔了舔嘴唇,最后一点甜苦交杂的味道也消失殆尽了,似乎蒸发在了燥热的夏夜的空气里。
  离开之前他给雾子和进之介发了短信,表示会好好照顾刚的,雾子的回复也很快,进之介那里就石沉大海。
  但是接吻时候的触感还停留在chase的脑海里,对方扫过自己唇缝的湿漉漉的舌尖,喉咙里发出的急促的吞咽声。喝醉了之后的刚变得比平时要黏糊得多,嘴巴里不知道在哼哼些什么,仔细去听发现都是毫无意义、没办法连成句子的词语,久久没得到回应的刚又睁开眼睛,焦距虚虚对着chase,“chase……?”
  然后就抱着chase一直叫个不停了。
  就算是在过去,刚对chase态度并不友好的时候,chase也不会把他的恶语放在心上,更加不会觉得不耐烦,如果是面对着现在这个诗岛刚的话。从他再次醒来,一起生活到现在,他对诗岛刚才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各种意义上的全面。
  对着喝醉的刚却还是第一次,chase只能一遍一遍地回应和安抚对方。
  他们今天没有选择骑车出来,成为了一个麻烦的地方,好在家里离这也很近,把刚带回去应该不算什么难事——显然chase把照顾醉酒之人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喝醉了的刚的难搞程度比起恶语相向时期的刚还要再上升一个度。在街上大声唱名,明明站都站不稳了还要摆pose,他对mach的爱远远超出了chase的想象,chase有点头疼地把对方揽好,刚立刻倒在身上索吻,肆无忌惮得就像在家里一样。chase只好庆幸自己及时把刚带走了,否则第二天醒来刚发现自己在姐姐面前丢人肯定会气到想要杀人,而且他和刚的事情,还没有告诉过雾子和进之介。
  “chase、chase——”
  挂在身上简直像被大型犬扑住了。
  “我……”
  “嗯。”
  “我……”
  “什么?”
  “我,好想吐……”
  刚把chase推开,然后对着花丛干呕了几下,没能吐出来,直起身的时候chase看到对方眼睛红红的,泛着泪花,明显是难受得很了。 好在清醒了许多,虽然还需要chase扶着,但是已经不会在街上做出唱名这样的事情。
  脸上还是微微潮红的,身体的热度也要比chase高一些,皮肤可以直接反馈出对方说话时呼出的热气,“chase,姐姐和进哥结婚了……我好开心啊。”
  “小时候蛮野从来没有管过我们,只有妈妈,但是妈妈一个人也好辛苦,后来妈妈去世了,我就发誓一定要好好保护姐姐。可是我有时候好希望我是哥哥,她是妹妹,我来照顾她,这样她就不会那么辛苦了……所以很多事情,包括蛮野,mach,我都不希望她知道太多,姐姐就是姐姐,只要过得快乐就好了,那些容易让人受伤的事情就由我承担就好了。”
  “什么roidmuld,全部由我来打倒……这样的话,是不是很耳熟?但是一切结束之后,我才发现姐姐其实比我想象的强大得多,而我也错失了向你坦诚一切的机会,我真的好后悔,好在你复活了,一切都还不算太晚。”
  “今天是姐姐结婚的日子,我们是世界上唯一的姐弟,以后姓诗岛的就只剩下我一个了,无论如何也有点——虽然进哥是我早就承认的姐夫哈……”
  刚笑了笑,对此刻自己的不成熟和心底的那一丝难过,但是他又很快高兴起来,“但是有进哥照顾姐姐我也安心许多了,姐姐虽然是个美人,但是有时候太死板了,进哥这么可靠,两个人再般配不过了。”
  chase默默点了点头,被刚扯住脸颊的肉往旁边拉,chase有点不太明白刚这是做什么,只好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的疑惑,换来对方的笑声,“什么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姓诗岛的啊,这不是还有你吗,过两天就给你改名字,诗——岛——chase,诗岛chase,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戳中了对方哪里的笑点。
  快到家的时候诗岛刚安静下来,chase的视线在他身上转了转,得到一个大大的笑容,安静一直持续到打开家门的时候,刚突然提出一个问题,“我们也到了跟姐姐坦白的时候了吧?”
  “嗯?”
  chase看过去的时候刚抓了抓头发,“但是姐姐会被吓死的吧,要怎么说呢,啊伤脑筋。”
  “进之介呢?”
  “进哥大概,也许,应该也会被吓一跳吧……”
  讨论是以刚冲到厕所呕吐为结束的,他喝太多了,事先又没有吃东西垫肚子,这会只能吐出来酒水。chase把毛巾抽出来用热水打湿,再拧干了给他擦脸,放回毛巾架的时候才注意到镜子里自己皱起的眉毛。
  “刚,下次不要喝这么多了。”
  “我知道。”刚把喝完的水杯递给chase,比划了一下,露出一个笑容,“就这一次,姐姐结婚了嘛。不过我没力气站起来了。”
  chase无奈地半抱半拉地把人拽起来。
  终于洗漱完的两人倒在床上,沾满味道的正装被脱下,取而代之的是柔软的睡衣。卧室的床睡两个人也绰绰有余,虽然最开始买床的时候诗岛刚完全没想过有一天上面会躺着他和chase两个人。劳累了许久身体不自觉舒展开,很快就进入了沉睡中。
  
   醉酒的后遗症在第二天袭击了诗岛刚,醒的时候头就痛得不得了,像是被斧子一下一下砸中,他花了好几秒才记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
  他起床换了衣服,几年过去,衣服换了不少新的,风格倒还是一如既往,随手找了个外套穿上。大部分时间都是刚在做饭,但是偶尔,比如今天这样的情况,chase会先动手做好,好在严格按照菜谱来做的话味道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chase有着非常优秀的执行能力。
  客厅的窗帘被拉开,耀眼的阳光传达出今日天气良好的讯息。
  是适合出门的天气,带着相机和chase。chase有时候会帮他做摄影时的助手,那些对他来说都是很简单的工作,而困难的是教他摄影。
  摄影从各个角度来说都是十分需要感情的事情,掩盖在外表之下的内心会传达给镜头,作为结果的相片则会将一切表现出来,温柔,或是冷酷,细腻或是粗犷,精巧或是磅礴大气。chase与Heart三人不同,Heart三人在许多时候的表现几乎已经和人类无异,chase却还有许多东西可学,刚认为摄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最开始教导的时候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chase可以百分百记住基础的理论知识,却在实践的时候立刻出了毛病,不过这也在刚的意料之中,感受世界的美好,感受生命的悲喜苦乐,才是他希望chase所能学习到的。
  架好了三脚架,剩下的就先暂时交给了chase。
  真希望能一直这样到老。
  刚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偷偷看了一眼chase,他正十分认真地调试着相机,忍不住笑了笑,他想,以后的事情就到了以后再说,最重要的永远是当下的生活。
  傍晚的火烧云尤其艳丽,染红了半块天空。
  刚给chase递过去了矿泉水,两个人停了手上的事情,对着天空看了好一会,“真美。”无论是谁面对着这样的景色也要动心地发出赞叹。
  在最后一丝落日的余晖也完全撤离的时候,两个人回到了家里,他们把摄影的器材放好,然后整理了一下客厅,天色就肉眼可见地整个暗下来。
  好累。
  “要不我们养只猫吧?”
  “猫吗?”
  “难不成你是狗派?”
  “不,我觉得都可以,不过你怎么突然想到要养动物?”
  “因为……”chase被捏住了脸颊,“我出门的时候chase喵可能会有点寂寞。喵一个试试?喵喵喵,喵喵喵~”
   然后刚得到了一声毫无感情的,“喵。”
  刚笑起来,唇瓣贴上对方的,一个亲密而旖旎的吻。
  ——如果没有被灯光和叫声打断的话。
  “刚……?”
  “姐姐!!!!!”刚叫得比雾子还要大声,手忙脚乱地希望能把chase藏起来,但是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姐姐你听我我、我和chase,那个……”
  “chase?”
  进之介懵逼地重复了chase的名字。
  而被撞破一切的主角之一,chase,的重点完全不在他们的对话上,“进之介,你拎的东西掉在地上了。”
  好像很冷静的样子,该说不愧是chase吗?
  鸡飞狗跳之后,四个人坐到了同一张桌子旁,刚从厨房里倒了水过来,还十分贴心地配上了吸管。
  ……这种四个人一起啜水的局面似曾相识呢。
  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诗岛刚,一个打败了无数roidmuld 的假面骑士,正在遭遇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危机。
  生无可恋。
  但是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我,现在跟chase,正在……”刚艰难地吐出最后几个字,“交往中。”
  得到了chase的点头。
  “我会好好对刚的,雾子,进之介,请相信我。”
  这奇妙的气氛。
   诗岛雾子,弟弟是假面骑士,刚刚新婚的老公是假面骑士,上司是假面骑士(虽然比较水),所以弟弟的男朋友也是假面骑士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
  这个设定一旦接受后好像还挺不错的。
  雾子想。
——————————End.————————
突然想到chase复活后是不会死的,但是刚还只是普通人类,这样想想,以后还不是要be
想写个剑始X刚切,还想写个刚切X双k

评论(14)
热度(34)

© 诗岛刚世界第一大可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