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同人-剑始】欢迎来到蝴蝶庄

剑崎一真X相川始
OOC慎入
其实是来安利治愈日剧《欢迎来到蝴蝶庄》的,第四集有小葡萄的戏份,简直要被圈粉了葡萄太可爱了!!!!而且剧中是个超级大傲娇,可爱炸了!!!!
后来把八集全看完了,可怜我高桥没能和彩夏小姐在一起,难过
2017年第一篇。
我爱剑始。

 “一万三千日元?老板你这房子还真便宜啊。” 剑崎左右打量着公寓内的布置,从门口的鞋架来看这里还住着好几位其他的租客,室内光线充足,比他原来租的地方不知道好了多少。
   “啊,因为这公寓也有些老旧了,真是有些不好意思。”房东把合约摆到了剑崎的面前,“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签一下合约吧,这里不需要付押金,只要交一下头一个月的租金就可以了。”
  “好的。”剑崎大致浏览了一下合同条约,大笔一挥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房东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拿出几张照片放在剑崎面前,“那请挑选一下房间吧。”
  “诶?这些?”剑崎指指照片,那上面是明明是人的照片而不是房间的照片啊。
  “是的,请挑选吧。”
  虽然房东说话很温柔,看着就像个好人,但是果然还是有点怪怪的啊。剑崎抓了抓头发,倒也没有纠结在这上面,毕竟已经找不到更便宜的地方了。
  “那……就这个吧。”
  他立刻又后悔了,照片上的男人看起来并不是很好相处, 但房东已经接了下去,“七号房吗?房间都是收拾干净的,今天就可以住进去。”
   “真的吗?太好了!。”
  
  
   于是剑崎一真就这样搬了进去,晚上还和其他的房客们一起吃了晚饭,因为找到了便宜合算的歇脚处心情非常不错,也忽略了房客奇怪的举动。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他还困着,迷瞪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他心想着该不会是小偷吧,蹑手蹑脚走过去想要扭住对方手腕,只是没想到的是,他的手直接穿过了那人熟睡的身体。
  剑崎愣了两秒。
  房东在听到剑崎的叫声的时候第一时间跑了过去,跟他解释房间里多出来的那只鬼的原因,中间多次被剑崎的嗓门打断,最后还是磕磕绊绊的讲清了事情原委。
  难怪这名为蝴蝶庄的公寓靠近车站收租却非常便宜,原来是因为每个房间都住着一只地缚灵。剑崎花了好一会来说服自己相信世界上有鬼,而且今后还要和鬼同住的事实,但是,“怎么可能相信得了——啊——好烦。”
   剑崎索性把自己的头发抓得乱七八糟。
  
  房间里的那个家伙很闷,并不怎么讲话。剑崎每次回去都发现对方只是站在窗户旁,他叹着气和对方搭话,却发现自己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最后还是去问了人很好的房东。
  “相川,始。”
  为了套近乎,剑崎选择了直呼对方的名字。始,听起来倒是有什么特别意义。
  相川始看起来和飘忽忽的幽灵差太多,剑崎常常忘了对方是个鬼而把他当做人来看,所以经常和对方发牢骚或者分享开心的事情。
  相川始虽然看起来不好相处,却也会专注地听剑崎讲话。剑崎已经独自一个人生活了很多年,机缘巧合下和相川始的同住,让他由衷的高兴起来。
  
  即使相川始沉默寡言,剑崎还是逐渐了解到了对方。
  他生前是一家咖啡店的店员,后来店中起火,他为了救下店主的女儿而被大火困住,因此丧生。
   果然,是个好人呢。剑崎想。
  “剑崎君和他住在一起变了很多呢。”房东看着剑崎接下去说着,“刚住过来的时候,脾气暴躁得不得了,但是现在越来越温柔了,大家都吓了一跳呢。是相川君的功劳吧。”
  剑崎一愣,有点不好意思。
  他推开房门,走廊上灯光充足,房间里却一片漆黑,他看到一个模糊的剪影。
  因为地缚灵不能触碰到任何东西,即使剑崎伸出手,也会穿过他的身体。他想起来记忆深处的一件事,那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他一直没有忘记。
   相川始转身看着剑崎,眼睛里映出廊上的光。
  剑崎听见他问“相机呢?”,才回过神。他低头从背包里拿出新买的相机,傻乎乎地笑着,“说好的,教我照相。”
   剑崎是个十足十的门外汉,相川始却对操作相机非常的熟练,这是他以前兼职摄影师的缘故。 相川始按照约定一丝不苟地教导着剑崎,无奈的是,剑崎有时候非常专心,有时候又学得心不在焉,等相川始稍微有点生气了,他先说几句好话哄着,才认认真真学起来。
  那个时候剑崎总是孩子气地觉得,以后的时间还有很长。
  
  剑崎是带着伤回来的,一推开门就几乎支撑不住了。
  相川始这才发觉剑崎工作的危险性,他皱着眉去叫房东,剑崎躺着哼唧了几声。他本想阻止相川始的动作,但是鉴于他现在不过是个被煎了的咸鱼,被相川始直接干脆的忽略了。
  不止是房东来了,还有别的房客和幽灵们,乱七八糟地围着剑崎。 等到他们离去,灯光被好心地关掉,只有窗户漏下的月光。房间只剩下他和相川始两个人的时候,剑崎轻声说道,“好温暖啊。”
  “盖着被子当然会觉得温暖吧。”结果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相川始一本正经的口气让剑崎有些发笑。
  相川始看了一眼剑崎,在床旁的地上坐下。“睡吧,我会在这里看着你。”他想说的本不是这句,话出口的瞬间又自然而然地改了。 工作的事情,还是等他自己说出口吧。
  “不,现在有点睡不着。”
  “嗯?”
  “你的眼睛很漂亮。里面有月的光芒。”
   相川始猛地扭过头看着剑崎,他梗住了。
  剑崎说出来那句话的刹那,他仿佛被倒流了时光回到很久很久以前。
  连声音都变得模糊又遥远。
  
  “……睡吧。”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我,会一直看着你,直到下一个天亮。
  
  每天下班回去,相川始依旧指导着剑崎拍摄。 拙劣的技术一点一点进步着,剑崎开心极了,在一号房的高原真一生日时还拍下了非常多的照片。
  遗憾的是,作为地缚灵是没办法出现在照片中的。剑崎深知这一点。他偷偷拍下了相川始的照片,这才是他向相川始学习拍照的本意。那个时候他忘记了幽灵没办法出现在照片中,事到如今他并不纠结于这些,相川始的样貌没能被拍下,但那已经被剑崎牢牢记在心中。
  独自生活,与怪物战斗,努力保护着人类,剑崎或许可以称得上hero。更多时候,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相川始所带给他的,并不仅仅是相互陪伴的温暖,还有更多难以说出口的 感情。
   就像此刻站在对方的面前,他又失神了。等到相川始露出惊愕的神情,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糟糕的对话。剑崎在心里懊丧着。
  他往前走了两步,相川始惊愕的表情还停留着,然后——
  他的手被握住了。
  是真真实实的触感。
  他被抱住,在剑崎看不见的地方,满脸僵硬。
  
  相川始就这么消失了。
  剑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房间没有开灯,弥漫着和夜色一样深沉的寂寥。
  “始?”
  
  当人们抱着强烈的感情,忘记他们是幽灵,可以触碰到他们时,地缚灵们就可以超度成佛了。
  
   他伸出手,没能握住那个孩子,而相川始,或许是握住了,也或许没有握住。
  
————————The End—————————
  

评论(4)
热度(38)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