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天加,剑岬】逝香

假面骑士kabuto同人文
cp天加,剑岬
OOC!!!

  2057年冬,岬祐月病重。

  加贺美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岬了。此时他和天道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
“天道……”
  “什么?”
  “不,没有。”加贺美叫着天道的名字,却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裹了裹身上的外套,嘴里呼出一串雾气。
  “冷吗?”天道侧过头,去握了下加贺美的手,用力的,疼得加贺美一下叫出来,“喂天道!”随即天道松了力气,掰开加贺美的手指轻轻扣住,一起揣到衣服口袋里去了,加贺美也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
  中间有一小段时间里两人默默无声,只有撒下来也丝毫感觉不到温暖的阳光。
  加贺美再次开口,“天道,我是在想,岬的事情。”
  不等天道回答,他就自顾自说下去。“上次见岬的时候,是在三年前吧天道?我记得,zect解散后,岬自己开了公司,刚开始还经常见面,后来联系就慢慢变淡了。但是说起来我们在电视上其实也经常看到岬小姐呢。”
  “三年前见过之后不久,岬就病倒了,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话说岬真是厉害呢,能一个人开公司什么的……”
  加贺美说的有些心酸。大概是上了年纪的原因,才会说的这么颠三倒四,他这样给自己找了借口。他的手指被天道轻轻捏着,安心的温度通过皮肤的接触传来——加贺美便把略微耸起僵硬的双肩耷拉下去。
  他总算稍微放松下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奶奶说过,‘死去并不是结束,而是另一种开始’。”天道顿了一下,“对岬来说,死去并不是痛苦的事情,她已经经历了更加痛苦的了,所以加贺美,你应该相信岬。”
  已经到了医院了。
  “是吗,”加贺美抬头,不算温暖的太阳依旧照耀着万物。
  进入病房的时候岬正难得的醒着,上次他们来的的时候她昏睡了好几个小时才清醒。岬见到加贺美和天道,立刻笑起来,旁边桌上插着的颜色惨白的百合花却几乎衬不出她脸上的血色。
  岬其实比加贺美要年长几岁,年轻的时候光彩动人,看起来比加贺美要年轻许多。多年过去,病痛的折磨却让她极其苍老。
  “加贺美,天道君,抱歉不能好好招待你们了。请坐吧。”
  很久不见呢加贺美,天道君。
 
  加贺美胡思乱想起来。
  他立刻想起来另一个人,因为失去了姐姐而拼命与异虫战斗、将他称为挚友、爱着岬的,神代剑。
  如果——剑不是异虫,或许此时陪伴着岬的,就该是剑了。
  神代剑。
  加贺美还记得和剑的第一次见面,各个方面都不输天道实在是让他惊讶。本以为是被宠坏的大少爷,却也可以在落魄时努力打工养活自己和管家。在打异虫时也是难得的战力。直率地向岬表达着爱恋,却在最后发现自己竟是当初杀死自己姐姐的蝎形异虫——加贺美比谁都要先发现了这个真相,却难以说出,因为剑还保留着人类的心,更何况他那么希望杀尽异虫,也深深爱着岬。
  无疑,神代剑是一个悲剧。
  而岬,不知又是否还记得剑呢。
  回神的时候天色暗垂,窗外一片茫茫的霓虹灯闪烁着。天道慢慢和岬聊着,岬说话有些困难,加上时间有些久了,岬开始耷拉下眼睛,强撑着精神。
  “……岬,那么我就先和天道回去了。”加贺美抱着外套站起身,两人和岬道别。
  刚拉开门,加贺美迟疑了一下,转过身道,“岬,加油。大家,一直,在你的身边。每一个人。”
  岬一愣,然后露出微笑,眼角溢出泪光,“我知道,一直。”
  她一直都知道。
  “剑在陪着我。”

  “剑——”

  走进夜色里便是冷风吹来,加贺美打了个寒颤,忍不住往天道靠近了些。
 
  两日后,报纸上刊登出迪斯卡比尔公司创始人逝世的消息。

——————END——————
 
 
 

评论
热度(23)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