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脑洞-剑始】雨夜

CP:剑崎一真X相川始

出处:假面骑士剑


ooc! ooc! ooc!

纯脑洞,背景和设定请自行补全

那么,↓


  乌黑浓重的云层里翻滚着紫色或蓝色的闪电,只有远处与山相接的地方隐隐泛灰。大雨无情地落下带着渗人的寒气,薄雾在大地上弥漫,远一些的建筑只有模模糊糊的影子像画家随手添的几笔。

  四周只有哗哗的雨点落下的声音,仿佛刚刚战斗时带出的巨响都是幻觉。战斗已经结束了,但是随时可能会有新的敌人找上来,尤其在相川始这因几次战斗而精疲力尽的时候。

  相川始的头发和衣服都湿透了,手臂上的肌肉因用力过猛轻轻颤动着,冷冽的寒气袭来,他甚至感觉不到脸颊上还有温度。相川始心中清楚,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和剑崎汇合。

  但是——相川始茫然地看向四周,试图分辨方位——但是即使是Undead,也不可能在激烈的战斗中还时刻注意着方位,相川始分辨不清哪里是来时的路,周围的建筑物各有不同却又普通极了,而且过了这么久,剑崎回去后也一定按捺不住出来找他了。

  相川始费力地走近一栋建筑物,墙面上黏糊糊的,他用兵器在上面刻了一个黑桃的形状作为印记。然后相川始挑了个方向,离开了此地。

  雨势越来越大,积水也开始漫过膝盖,相川始感到万分的疲惫,有几次他往前栽了一下差点跌进水里,幸好又马上清醒了。他想要闭上眼好好地休息,但是还没找到剑崎,他有些担心,只能靠意志强撑着往前走。

  倦意排山倒海地压下来,相川始已经用尽了自己的力气,脚下却踩滑了。他闭上眼睛以为他就要跌进水中,而这意味着什么相川始再清楚不过了。

  他甚至闻到了更加浓烈的水中散发的腐臭味道,但身体的下落却戛然而止了。他半扭过头,是有人拉住了他,连带着意识也清醒了几分。他睁大眼,他的视力比起人类要好得多,轻而易举地看清了剑崎的脸庞。

  剑崎动作没有停下,他一只手环着相川始的后背再穿过腋下,将相川始的左臂搭在自己肩上,牢牢支撑起相川始的身体。他比相川始要高些,还不得不稍稍屈着身体。

  相川始的脸颊被拍了两下,剑崎焦急的问道:“始?始?能听到吗?”

  相川始哼了两声作为回答。

  “还能走吗?”

  “可以。”

  “没有受伤吧?”

  “小伤。”

  相川始回答完便阖上眼,剑崎和他相贴的地方传来温暖,更加令他昏昏欲睡,冰冷的雨水、天边翻滚的乌云、战斗,都仿佛被屏蔽在二人之外了。他倚靠在剑崎身上,只机械的迈着步伐,他的头渐渐往一边歪下去,磕到了剑崎的肩膀,意识却更加沉下去又没有完全睡着,像有人在他脑中搅拌着浆糊。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走过了多少残破的建筑,只知道他被剑崎唤醒时已经到了他们往日安身的地方。

  相川始靠着墙坐下,找到了干净毛巾和衣服的剑崎折回身来,把相川始拉了起来,“先擦干换衣服。”即使这么说了,相川始也还是有些不愿意动弹,剑崎有些无奈地说,“该不会相川始小朋友还不会换衣服吧?”

  相川始歇了一会恢复了些力气,便一件件脱掉衣裤,拿过毛巾擦身体上的水,剑崎则用毛巾擦干他的头发,然后相川始开始换上新的衣服。接着两人换过来。

  做完这一切,相川始把那个生了锈的铁质的炉子点上火,一下便驱散了渐渐袭来的黑暗,营造出橘黄色的、暖烘烘的环境了。剑崎则取出了食物,他递给相川始,两人吃完后顺势靠在墙上,剑崎小小地打了个嗝,引得相川始笑起来。

  但是没一会,相川始就开始犯困了。

  剑崎揽过他,温暖的手掌覆在他眼睛上面。

  “始——”

  刻意压低的嗓音带着微微的笑意,得到相川始含糊的回应。

  他沉沉睡去,忽视了唇上的轻微的触碰。

  剑崎在心中补上未完的话。

  晚安。

  





评论(4)
热度(21)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