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剑始】秘密 番外

一个短番外 。意义不明。
差点忘记发出来了……


  
  相川始的相机坏了,因为型号太过老旧,也很难再找到人来修理,他只好放弃,用积蓄买了新的。

  这只是他坏掉的相机的其中一个,他的第一个相机是天音将父亲的送给了他,但是很早之前,它就不能使用了。他把底片和冲洗完毕的照片取了出来,收到盒子里,灰尘慢慢地侵蚀着它们,最终又都归于尘土。

  快乐的时候时光总显得温柔而美丽,时针悄无声息向前拨动的同时,无情也在暗暗酝酿,然后某一天才会突然惊觉一切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他自己也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年。

  但即使物是人非,沧海桑田,这个世界也依旧美丽,甚至成倍地美丽着。他走过了很多地方,过于漫长的生命如果不做点什么,可能会像一动不动停留于世的铁皮人一样慢慢生锈,连脑子也变得不清醒,而他不愿意变成这样。

  于是他见到了巍峨峭壁被鬼斧神工地凿开一线天空,飞鸟从那里盘旋而过,而处在下方的即使是恶魔也会显得渺小无力;见到了 山崖上落入地平线的夕霞与太阳,橘紫色铺满半个天空,还见到了荒无人烟的雪原。他的身后留着长长的脚印,除他之外没有别人到过这里,积雪是平整崭新的。他的鞋子陷进去,裤脚被沾湿,雪触碰着脸颊,而后被风声裹挟着远去,寒冷让他感受到身体还活着。

  他还活着。

  相川始的相机从另一个角度无声地记录着这一切,从崭新地被交到手中,再借由他的手,一个个被送走。

  他是不变的,不会老去、不会死亡,恶魔的生命永远存在,但除了他,时间将改变一切,看得到的、看不到的,脆弱的,和看似坚固的。

  群山、瀚海、星辰也无法逃离改变的命运。

  命运对他是残忍的,他的眼睛见证一切过去和未来,却没有可供他长久栖息的土地,也没有和他一样的存在,只能一个人走下去;命运对他又似乎是宽容的,他被指引着得到了人类的心,也被默许了记忆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散。

  记忆的不灭让他可以想起一切经历过的事情,每个细节都栩栩如生,宛如昨日发生。栗原太太、天音、剑崎……回忆就像裹着糖衣的苦药,和他们的相处是甜蜜的,热茶、笑容和拥抱永远等待着迎接他,分别之后的苦涩就积在舌底,久不散去,却又慢慢治愈着他长年的孤独。

  漫长的生命难以说出到底是好还是坏,他的身躯是年轻的,但他的灵魂如此苍老,梦醒时分孤独的感觉更加让人难以接受,人类的心不只装有爱,还有更多用来交换爱的东西,都是他要承受的代价。

  他愿意去承受。

  他已经不再是恶魔,人类的心给予了他新的开始, 世界的毁灭者剥去冷漠与残忍,变成了万物的记录者,连同他手中的镜头,也显得更加的浪漫和温柔。

  他拍下了无数照片,就算知道以后它们又纷纷归于尘土,回到零点。但是他相信孤独和苦涩之后的拥抱会更加甜蜜,希望一直存在心间,跋涉过山海,仰望星月光辉,他一直坚信着,这也是他被教会的人类的感情之一。 或许漫长生命对他来说是好的吧,怀有希望的永生总比浑浑噩噩的死去好得多。

  ——剑崎。

  这个时候总避免不了要想起他来,呼喊在舌边转了一圈,最后又吞咽回去,连同着无数无处可说的思念和感情一起坠入胃中,给人以沉甸甸的感受,但是又有什么不断翻腾着,企图冲出他的五脏六腑。

  剑崎已经离去,但又从未离去,他一直在陪伴着他,所以相川始向杂志投递照片时使用的名字就隐含着剑崎的名字,又因为有点恶作剧的心理,就改成了真崎一剑。这样就好像把所有经历过的一切都分享给了他一样,无论是快乐还是悲伤,欢喜还是苦涩。

  喜,怒,哀,乐——

  相川始便想起来他曾经从剑崎手中握得温暖,曾经在剑崎身边获得短暂栖息之地。

——————————End.

评论(2)
热度(19)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