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剑始】秘密 06

ooc注意





06
  

  帮助剑崎找到相川始的是他的前辈,橘朔也。

  橘朔也曾在一个名为Board的组织工作,他们研究的方向之一便是针对恶魔开发的搜索装置,但是最后研究还未完成,Board便因为资金不足等原因关闭了。橘朔也偷偷拷贝了资料,将研究继续了下去,最后做出了一个试验品。正巧剑崎来寻求帮忙,橘就将还处在实验阶段的装置借给了他。

  当然,剑崎也隐瞒了真正的用途,相川始的身份还算是一个秘密,因为两人相识已久,橘朔也也没有起疑心。

  只是有了搜索装置,要找到相川始还是有些困难的,因为显示恶魔所在位置的绿点有不少,有一块大量聚集的地方正是他们之前战斗的地方,不过剑崎看过那里没有他想找到的人。零星几个绿点散落在城镇里,其中一个在他和相川始昨天住过的旅店附近。

  搜索装置没办法精确到具体位置,剑崎在这附近转悠了很久,沿着旅馆老旧的后墙一路往前,在小道上七转八转,然后踏出一个转角的时候,心有所感地立刻向右看去。

  此时已近黄昏,斜阳低撒,而相川始闭着眼背靠着粗壮的树干。

  剑崎不敢直接叫出他的名字,小跑着过去,对方看了他一眼,很快移开视线,剑崎想说话,但是相川始打断了他。

  相川始压低着声音,“剑崎,你快点离开这里——回家,或者去别的地方,总之不要再待在这个镇上。”

  剑崎还来不及问为什么,就看到相川始身后有一条细长的尾巴,正快速地扫来扫去,昭示着主人急躁的心情。相川始没注意到这点,剑崎心道不好,嘴上故意拖延了着时间,“出什么事情了吗?”

  相川始还强撑着说了几句,一定要剑崎离开,接着立刻化作黑雾离开了,这是他第一次用这种办法,剑崎甚至来不及拦下他。 剑崎悄悄去了趟蓝花楹,天音和她妈妈一般都会待在那里,相川始不可能放得下她们俩,果然屋外都被隐秘地画上了一种印记,他记下来回去询问橘前辈,得到了这种印记的具体作用。

  这个印记是古老的驱魔符咒,橘朔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剑崎,你最近都在做什么?”

  直到他的女友给剑崎端上咖啡,被热气一熏,剑崎才回过神,根本没有听到橘朔也的问题,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

  “没做什么……”剑崎干笑两声,半真半假地遮掩过去,“最近一个朋友遇到了麻烦。”

  橘前辈那里就此打住,剑崎知道他的说辞并不能让橘朔也真的相信,但是对方给予了他足够多的信任和尊重,这点让剑崎充满感激。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剑崎焦虑地度过了傍晚到夜深的时间,找了很久也找不到相川始的踪迹,他不太睡得着,靠着床眯了一会,等再睁眼,他已经来到了其他的地方。

  渺瀚星光之下,夜风拂过荒草。

  无数的恶魔等待着机会的到来,它们围绕着某个中心,又忌惮,又心存贪婪。它们看不见剑崎,剑崎却看得见它们,他心里疑惑,双腿自动朝着某个方向走去,接着他看到中心之处,强大到令神也恐惧的恶魔。

  然后恶魔斜眼看来,和他的视线撞个正着。

  越过恶魔的身躯,他看到一块悬浮在空中的石板。
  

  相川始大概知道了离镇不远的森林的古怪之处,那里根本不是普通的森林,反而藏着众多的恶魔,它们都在等待着某个时刻的到来。

  那个时刻就现在了。

  夜空与往日毫无差别,只是他已无心去看,也无人同看。

  战斗的时候命运之石又出现了,说实在话,他完全搞不懂它想要做什么了。他对命运之石的了解不多,只知道它是被神指派来传达命令的媒介,他盯着命运之石,摆出防御的姿态。

  相川始没有发现一切早就有所预兆,先是他的封印被莫名其妙解开,然后是他接过的那张相片,命运指引着天音母女见到他,安排剑崎来到他的身边。神没有做出具体的安排,在合适的时间,自然便会有合适的人出现,他们教会没有感情的恶魔对人类来说最不可缺的唯一的东西。

  于是恶魔有了弱点,强大就裂开了缝隙,他也就变得和其他恶魔一样,虽然依旧贪婪阴暗,但也怀有恐惧之心,也不让别人恐惧。

  恐惧的来源便是爱,便是七情六欲,便是世间的一切。

  命运之石停止转动的时候,无所畏惧的恶魔回过头,就此跌入到尘土中,成了普普通通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幻影,他出现在眼角余光瞟到的每一个地方,但是他认真去看的时候,又只有无尽的恶魔,幻影折磨着他,甚至比变回恶魔的样子还要令他感到折磨。 他感知得到一切,微风吹动尾巴上薄薄的绒毛,星光打亮头上尖角最坚硬的部分,脚下的泥土还是湿润的,因为现在又开始下雨了,空气里有一种干净的味道,但是这也让他焦虑。

  他不停地想,思绪越拉越远,想到剑崎是否已经安全返回,想天音和栗原太太是否遇到恶魔,想到更早之前,山上风雪和手中相片。

  意料之外的,当红色的血液真的溅到身上,相川始反而平静了下来,他低下头,慢慢把剑崎的头发拨到耳后,知道这不是幻影。剑崎的生命流逝得很快,相川始半抱着他,像抱着一捧流水,水很快从缝隙间流走,没有任何阻止的可能性。

  剑崎在最开始扑过去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他的担心放下之后疼痛才像是复位了似的,来势汹汹啃食着他的身体,他从晕眩中缓过来,看到满天的星星,比之前看到的还要灿烂。

  “真好看啊。”
  “始。”

  最后一句不知道是在夸赞星星,还是在夸赞恶魔。

  相川始抬起头,发现四周什么都没有,恶魔们消失了,命运之石消失了,黑黢黢的树木围绕着这片空地,等风吹过,就发出不肯停歇的簌簌的声音。

  真好看啊。
  始。
  

  橘朔也今天总是觉得有点心神不宁,在剑崎来了又走之后,不安更加强烈起来。

  他想出去找剑崎,即使他根本不清楚剑崎在哪里,也不知道剑崎在做些什么,他拿起伞,外面传来轰隆的雷声,下一秒就是倾盆大雨。

  这场雨下得大极了,风也吹得猛烈极了,屋子被打得稀里哗啦的,人站在外面恐怕会被吹走。橘朔也只好停下自己想找人的念头,女友小夜子在一旁安慰着他。

  但是橘朔也睡不着,他让小夜子去休息,自己等待着雨停天亮,小夜子不愿意,一边玩着拼图一边守候着他。

  时针指向3的时候,屋门似乎被敲响了,但是雨声太大,橘朔也仔细听了听又好像没有人。过了几秒,敲门声又响起来,橘朔也总算确定了,他猜想着会不会是剑崎打开门。

  剑崎确实是来者之一,另一位要让人警惕得多,这是对奇异的组合,一个看似昏迷不醒的人类,和一只恶魔。

  橘朔也还来不及说话,恶魔就先开口了,他的声音有点嘶哑,雨水,或者别的什么液体从他脸颊一直流下来。

  “听说您是他的前辈。”

  剑崎被慢慢交接到橘朔也手里,他的身体冰冷,这点让橘朔也对恶魔非常戒备,但是他好像没有恶意,甚至是在把重伤的剑崎交给他。

  “请帮忙照顾他一段时间。”

  恶魔没有停留,很快离开了这里,橘朔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心里有种奇妙的感觉,他不太说得出来,而剑崎又重伤不醒,想要询问也没有办法。

  一直在后面的小夜子出来帮他搀扶着剑崎,她心中还是惴惴不安的,还有点不敢相信,“那是恶魔吗?”

  “嗯。”

  对话到此结束了,剑崎被抬到了床上,小夜子为他清理了伤口,但是伤势太严重了,橘朔也用眼神询问的时候,她只摇了摇头。

  从这一天起,相川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哪怕剑崎奇迹般地醒了过来。

  相川始没有回到蓝花楹,他失踪了,并且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

——————————Tbc.————————

评论(2)
热度(18)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