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剑始】秘密 05

ooc






05
  

  这天他们睡得很晚。

  在包扎伤口的时候,剑崎得知了更多事情,对方平静表情背后还有着更多难以说出口的情绪,没有缘由地,剑崎感知到了这或许可以被称作秘密一样的情绪。所以当他们该入睡的时候,剑崎并没有立刻陷到梦里,对方没有回到属于他自己的房间而和他躺在了一起,以他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他的后颈的皮肤和连下去的肩的弧度。

  他吃了药,身体没有再像之前发热发得厉害,脑子里倒跟灌了浆糊似的,更加晕乎乎起来。但是在他有动作之前,相川先翻了个身,变成了两个人面对面躺着的局面。

  啊,对方也没有睡啊。 剑崎心想。

  剑崎原本有一些刚说的话,当对方看着他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想法忘得一干二净。夜里比嘈杂的白天更能感受到时间的流动,空气则是让人舒适的静谧,无需言语,就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床上的这片空间是被单独划分出来、脱离世界的部分,只属于他们两个人。剑崎思索着,在这个气氛下告白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呢,可惜的是没有任何可以参照的前例,他是人类而对象是恶魔的前例。

  “……我相信你。你和别的恶魔是不同的,虽然我只说得出你一直在保护天音这个证据,但是我相信你,你不是什么恶魔,你就只是你自己。”

  “人有善恶,恶魔也会有好坏,这是你让我得知的,天音和栗原太太相信你,我也是一样的……”

  剑崎说过的话在相川的脑子里盘旋,最后变成了蛊惑人心的句子,他看着剑崎,剑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自觉地露出一点温柔的笑意,于是他就越发急切起来,即使他也不明白紧迫感从何而来。

  “剑崎,”他开口,“你——”

  “嗯,你要说什么?”

  “你知道代表‘最初、起点’的字吗?”

  “始?”

  “……嗯。” 对方看着他,半天才应了一声。缓了一秒,剑崎隐约察觉到这段对话的背后的含义,“你的名字是,始?”

  没有回答便是最好的回答,剑崎再明白不过这代表着什么了。 与人类不同,对恶魔而言名字是最大的秘密,真名即是恶魔的存在,如果被他人知道将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剑崎曾在不久前对他说过“相信”,不久之后同样的,相川始也给出他的回答,两人都知道这不是等价的交易而是给予彼此最好的肯定。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说?”

  “是啊。”剑崎按住了相川始的肩膀,隔着衣服也感受得到身体的温热,他甚至还笑了一下,“但是我猜你肯定知道我想亲你。”

  然后他吻下去,一只手抚在对方的脸颊上,嘴唇轻得像蝴蝶震动翅膀,一触即分,却清楚感受到对方。剑崎的烧没有完全退下去,因而皮肤相互触碰的时候明显感受得到有点烫,过高的温度从剑崎身上一直烧到相川始心口,他迫不可待地打开唇齿,让亲吻不止停留在表面。

  外头夜色已近,雨势磅礴,无数嘈杂雨声将屋里的动静掩盖,不起半分波澜。
  
  相川始做了一个好梦,第二天醒的时候窗外仍然在下雨,但是已经小了很多,太阳也出来了。 剑崎因为生病这会还睡着,相川始怕自己起来会吵醒他,索性继续赖在床上,谁知竟然又睡了过去。

  再醒的时候,雨已经近乎没有。相川始突然改变了主意,回了趟蓝花楹,剑崎陪着他,一起在蓝花楹外面站了会。透过玻璃窗能看到屋子的大部分面貌,栗原太太在柜台忙碌,天音负责把茶送到客人桌上,甚至许久不见的白井也暂时回来了。

  最后还是到店里面去了,做了正式的告别。天音尤其舍不得相川始,哭闹着要跟着走却被栗原太太制止了,脸颊和鼻头因为哭得太厉害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剑崎摸了摸她的头。

  
  没想到离开蓝花楹之后,他们很快又遇到了恶魔。

  相川始有点疑惑于恶魔的数量,在他的感知范围中恶魔比以前遇到过的任何一次围攻都要多,而他也很快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一点。

  为了避免伤害到无辜的人类,他和剑崎同时默契地把战斗地点转移到更加偏僻无人的地方,今日阳光尤其灿烂,而在阳光下却是斑斑点点的恶魔的血迹。

  终于在一起并肩战斗,剑崎才见到相川始真正的战斗能力,确实是出人意料的强大,仅是远远看着也能感知到长弓使用者身上的气势,但恶魔还是前仆后继。

  剑崎把剑插进一只恶魔的身体,还来不及封印掉就被新的攻击打得手忙脚乱,实在是太多了,他握着剑,慢慢后退,背后撞到一个物体,上面是可靠的熟悉味道。

  彼此守护着后背,然后再次给出攻击,剑和弓完美地配合在一起,再退回来,背后之人挥动长弓的时候,剑崎注意到对方手臂上的异样,昨夜才被包扎过的伤口裂开了。

  “相川,人的样子对你太不方便了……”

  “不,”相川始打断了他,因为防备敌人连说话声都压低了一些,“我不想变回恶魔的样子。”

  剑崎了然,也不再说劝阻的话,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战斗上,很快,恶魔又冲了上来。这一次它们有意识地阻断了两人间的联系,即使有心也无力于中间数量巨大的恶魔,最终距离越拉越远,剑崎意识到它们的打算和之前在森林中收到的攻击一样,目的永远是相川始,而他会被引到别的地方。

  当他发觉这点的时候,恶魔的攻击就突然猛烈起来,稍稍分神的结果就是一条伤口——虽然恶魔们更多的是希望他不要去干预相川始的战斗,但是如果有可口的人类在眼前的话也绝对不会放过。

  剑崎废了很大的功夫才摆脱了恶魔,它们就跟饿了很多天似的对他穷追不舍。

  等他小心翼翼返回原地,发现仍然有许多恶魔留在那里,它们既不互相残杀,也不作任何交流,剑崎有点疑惑,他躲在草丛之间仔细看了看,四周有许多血迹,但是相川始已经不在这里了。

  剑崎担心不已的相川始身边,有新的情况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石板出现在他眼前。

  “命运之石。”

  它传达了新的命令,而命令唯独没有传达到相川始的耳中,然后它很快消失在空气中。

  相川始用于长弓的卡片飞了起来,接着沉睡于其中的恶魔醒了过来,它们曾被封印在卡中,力量被他所使用来压制自身本能,而如今又重新回到了大陆上,接二连三出现在他眼前。

  其中不乏有极其强大的对手,是连他都要忌惮几分的角色,几乎是立刻,他就重新燃起对战斗的渴望。记忆深处,他的长弓伴随他封印过许多恶魔,曾经有无数绿色的血液从花纹上滴落,他又重新记起来了,每当血液涌出伤口的时候那种兴奋感。

  等他稍微克制欲望,却猛然发现四周已经有许多低等恶魔直接死去了。

  恶魔之中分为高等和低等,低等恶魔和其他物种一样,死去便无法复活,高等则拥有无尽生命,只能被封印,封印解开之时就是归来之日。

  纵然有人在背后操纵,低等恶魔们也显出天生的畏惧。

  畏惧无法说出名字的他。

  相川始低头看了看自己覆盖着青黑色鳞甲的双手。他知道,他已经变回了恶魔的样子,黑色的角、青色的皮肤、锐利的双手和背后扫来扫去的尾巴,再明显不过的恶魔的特征。

  “相川,人的样子对你太不方便了……”

  “不,我不想变回恶魔的样子。”

  他陷入到慌乱的情绪之中,扪心自问,他是不愿意回到以前的生活的,甚至那根本算不上生活,生活应该是宁静的,温馨的,和战斗没有没有一丝关系。

  但是很快他就清醒了。
  
————————Tbc.————————
我写不出来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太太饿更新让我太激动了,一激动就连着更两篇,再这么搞下去我的存稿都要没了,克制克制
写到这章终于可以写始的全名了,前面都只写姓感觉浑身难受

评论(4)
热度(10)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