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剑始】秘密 03

ooc注意



03

    
   剑崎睡得不安稳,很快又惊醒了。

  他看了看快要亮起来的天色,星星已经隐去,心脏却还留在梦里跳得飞快。一个说不出好坏的梦,过了好一会他才有力气把头上的汗擦干。

  相川现在在哪里呢?

  即使看起来他对猎魔有一套,剑崎还是不可避免地替他感到担心,不只是他的安危,还有些别的东西。

  他也无法准确说出那是什么,但当战斗开始的那一刻,他见到了完全不同的相川,有条不紊、应对冷静,但是又让人感觉得到他在享受着战斗——不知是战斗本身还是杀戮带来的快感,也或许二者皆有,这一点让他困惑不已。

  这样的气质和他平日的形象又矛盾,又似乎浑然一体。

  在昨夜从恶魔手中脱身之后,他已经到了完全没来过的地方,也一点都记不得返回的路途,四处寻找一番之后决定先休息到天亮再作打算。

  因为突如其来的战斗,梦境也变得光怪陆离起来。

  相川是个怎样的人呢?

  初见时剑崎确实对他没什么好感,工作又是摄影师,看他时总免不了带上偏见。可抛开这些,长期相处过之后,他反倒完全改变了这个想法,觉得他是个特别的人。

  大多是时候相川的存在感都很低,但是当你把目光放到他身上,就会自然感受到一种微妙的东西将他和周围隔离开,仿佛他是独立开来,不和这个世界有关系的一部分。

  梦里的他也带着这样的特质。

  剑崎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他环顾四周都是模糊一片,又带着一点熟悉感,阳光让冰冷的空气多了些许的暖意。

  他往前走,上楼梯,转弯、再转弯,一切自有人操控,他就这样来到门前。门被推开,铃铛的声音和店内其他人的说话声混杂,他也坐到某张桌子前去了。

  过了一会便有人走近来,托盘和被子轻轻磕在桌上,腾腾热水让视线越发的模糊,只能隐约看到一双手和面容的轮廓。

  他的心就砰砰地跳动起来。

  像易碎的玉石散出华彩。又像坚硬的顽石裂开缝隙。

  有薄薄天色照明,剑崎很快找到了昨夜的帐篷,燃尽的木柴焦黑地堆在地上,四周都是战斗留下的印记。

  还有些不易察觉的,滴落在草间的绿色液体。剑崎用手指沾起来捻了捻,是恶魔的血。

  他顺着血液和战斗痕迹一路往北去,但是越走,线索就越少,最后直接完全消失了。

  此时距离他和相川分别,已经过去了一天多,夜晚再次降临了。 星星几乎都被顶上的树叶遮蔽了,簌簌的风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剑崎靠着树干休息,捡起地上的一根细树枝,一边握在手里玩来玩去,一边考虑着接下来要怎么办,抬眼的刹那看到黑暗中走出一个人来。

  由远处一步步走来,阴影被驱走,露出来者的面容。

  “剑崎。”

  剑崎立刻小跑到对方身边,相川受了些轻伤,衣服上破了口子又沾了许多污迹。剑崎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急忙忙地帮他处理伤口,让他另外换了身自己的衣服,又拿出干粮给他。

  他们不敢生火,怕再引来恶魔,两人靠在一块取暖。 相川很快就睡着了,头慢慢垂到剑崎的肩膀上,眼看着又要掉下去,剑崎小心翼翼地往上推了推,怕他会因为突然的下坠惊醒。

  剑崎今天却一点也不困,他撇了撇,眼角余光只瞄得见一个发顶,四周黑漆漆的,其实什么也看不清。

  但是这样已经很好了,剑崎无端地有些满足。在很久之前,他的父母葬身于一场恶魔带来的火海,不过他被父母用力推了出来,因而得以捡下一条命。他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段时间,突然有一天醒悟过来不能再这样下去,加上遇到了橘前辈成为一个猎魔者,生活才变得积极一些。

  偶尔,偶尔还是会在无人的夜里,寂静的角落处,没有了热闹遮盖的心总是感到空落落的。此刻它们全都被填满了,他想,就这样也很好,对着朗月繁星,对着微风簌簌,对着肩头温热的呼吸,时光就停留于一瞬间。

  说起来相川其实并不太像他的朋友,也不太像他的家人,要让剑崎说出个一二三四的话,他伤透脑筋也很难讲清楚,这样的存在,总归是有些特殊的,就连心动也无论过去未来都显得独一无二。

   神的追随者们总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是剑崎默默在心里许下的祝福:

  愿你光辉永远不散。

  
  一夜好梦。

  第二天清晨落起了雨,绵绵不绝地延伸了很大范围,相川是被飘落的雨丝给凉醒的,他睁眼便是满目翠绿。

  剑崎不知从哪里摘来两片巨大的叶子,搭成一个尖屋顶的形状,把雨水都漏到了旁边的土地上。 就算是这样,也无法全部挡住雨水,这种举动显出一点可爱的劲头。

  他们利落地收拾了东西,加快速度赶路,居然很快就走到了森林的边缘。再往前走,就是天音母女居住的城镇,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处,剑崎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前些天,他向天音母女告别,踏着初升起的阳光离开城镇,而后却发现一位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摄影师先生正往森林里去。彼时他怀着好奇和怀疑,再次偷偷跟了上去,结局不出意料地被发现了。

  神秘的摄影师偏过头微微皱眉,眼神也瞬间变得凶狠起来,“你跟着我干什么?”

  对方越发怀疑起来,剑崎心虚不已,不知该说些什么,而视线漂移到他身后的树林间时——

  “趴下!”

  有冰凉的东西贴着相川弯下来的腰擦过,头发被削去几丝,相川退后一步,恶魔丑陋的脸被看得清清楚楚,下一秒恶魔的爪子被剑崎截住,他把相川推开,“快离开!”

   相川并没有离开太远,退开了一个比较安全的距离就停了下来,剑崎对付那只恶魔似乎并不是太吃力。等他真的有危险,相川才会重新加入到战斗之中——目的当然不是救下剑崎,而是恶魔。

  早在那天相川回到茶餐厅的时候,他就认出坐在里面和天音母女一起喝茶谈笑的剑崎了,他知道在战斗的时候,剑崎偷偷地救走了天音母女。

  恶魔的目的也不是两个普通的人类,从一开始,被盯上的就是自己罢了。

  他为恶魔所忌惮,同样也是恶魔争先恐后想要封印的对象。

  ……相川。

  他的名字是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有着起源、开端的意思,他从诞生就被赋予这样的名字,到底预示着什么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恶魔本性残暴,这点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他渴望战斗,享受战斗,越临近杀戮越难以自抑。

  之前在被封印之前,他是这样的。被封印之后他就陷入了沉睡,而等到再次苏醒,却发现世界变得太多了。

  他在一个下着大雪的日子被指引到一个从未见到过的世界:人类给予了他温暖的拥抱和栖息地,在天音母女身边有归来时的热茶和欢迎,也有天气转凉时的关心和亲昵,还有许多他从未想过的东西。

  比如他从来没想过,花也能被釆来放到瓶里,也没想过雪能被堆出胖乎乎的样子,更没想过会有人会帮他挡下恶魔,即使他并不是那么在意这一点。

  恶魔被解决了,封印的姿势干脆利落。

  剑崎上来问他有没有受伤,只得到了极其敷衍的回答,于是剑崎的脸色也拉了下来,相川根本不理他,一个人往森林深处走去。不过过了一会剑崎还是追了过来,可是相川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并排走的两人只有手背会偶尔擦在一起。

  夕阳坠落的速度很快,晚霞追随太阳而去,夜幕横跨了森林,星月作灯,天地为席。 他们拾了干柴燃起篝火,潮湿的空气里无数看不见的水珠润湿他们的衣角,又软化他的心,所以当剑崎开口的时候,他只犹豫了一下,就将相机交给了他。

  他在温暖舒适的室内呆得太久,重新回到森林的环境里反而觉得有些冷,无意识地就往人类身边靠得近了一些,一个不安全但是温暖,而又极近的距离。

  他听剑崎赞叹星光瑰丽,又听他讲起自己葬在火中的过去,最后他问自己,“你为什么要离开天音呢?”

  这也是他不能说的秘密之一——恶魔,一个恶魔化作了人藏匿在世间。

  而他的存在会连累收留他的天音母女,于是恶魔选择了离开。

  恶魔撒谎的水平较之战斗能力实在差得太远,幸运的是蹩脚的谎言没有被当场拆穿,这让他略微松了口气。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终于作出决定。他离开了人类,但是又留在了另一个人类的身边,为那一点点隐秘的私心,为那片刻的对方传来的温暖。

  与之相对的,他给出自己的一部分秘密。

  “我不知道自己的年龄。”

  “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要去往怎样的未来,更不清楚自己是怎样的怪物……”

  就算同在恶魔之中,他也是尤为不同的异类。

——————————Tbc.——————————
写得太垃圾了自己很嫌弃(╰_╯)#

评论(4)
热度(14)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