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剑始】秘密 02

喜欢的太太发lof了,很开心,于是把2也发出来了
有位朋友这两天一直在点小蓝手,很开心,感觉被蓝手包围了
今天百粉,还是很开心




02
  

  剑崎和相川先生的相识并非来自旅途中。甚至当他们最初一同踏上同行的脚步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并不是特别融洽。

  剑崎来自一个距离此地有些远的地方,他听一位远道而来的朋友说自己一向敬重的橘前辈生病了,且非常逞强地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

   他心急如焚,并且很快赶了过来,好在橘前辈在一位医生小姐的照顾下已经开始康复,不好意思继续夹在二人中间做电灯泡的剑崎在停留几日后就提出了辞行。

  但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误打误撞地遇到了恶魔。

  剑崎是位猎人,只不过他的狩猎对象不是动物,而是更危险、也更少见的恶魔。

  恶魔是绝对邪恶的存在,他们是贪念、欲望、诱惑和残暴的化身,对人类抱有极大的恶意,他们所过之处往往都是一片废墟。剑崎几乎没有见到过善良的恶魔,而他的职业猎魔人要做的就是将恶魔封印起来。

  他遇到的那只恶魔 抓走了一对母女,看起来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被另外的恶魔给缠上了。剑崎偷偷救走了被困的母女,将她们送回了家中。

  在她们表达着感谢的时候,又有人推开了店门,门边挂的贝壳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小女孩明显对他已经非常熟悉了,小跑着扑到了他怀里。

  剑崎看见他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然后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扫过了剑崎,那种态度让剑崎不舒服极了,好在对方很快回了自己的房间。

  见到剑崎盯着他看了一会,小女孩的母亲栗原太太向他解释了一番,“他是暂住在这里的摄影师相川先生,虽然有时候看起来有点冷漠,但是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剑崎点点头,心里却在偷偷嘀咕,他总觉得对方有点奇怪,是个很不招人喜欢的个性。

  他在这里留了几天,恶魔没有再出现,附近也不见恶魔的痕迹。

  那个神秘的年轻男人也没有什么奇怪之处,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栗原太太开的茶餐厅帮忙,空闲时间则抱着昂贵又脆弱的器材不见踪影——偷偷摸摸跟踪却被发现了的剑崎先生自然不会承认这种丢脸的事情发生过,一旦回想起来对方什么都不说只用眼睛盯着自己的场景,剑崎就觉得尴尬到心脏都要爆炸了。

  他猜他的的这些鲁莽举动给对方也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有些东西虽然未曾明言,但是确实是彼此心知肚明的,虽然当着天音和栗原太太的面,对方也还是会为他准备喝的东西。

  但是好在剑崎的责任感让他无法把对方丢在森林,一起度过一个晚上过后,他也慢慢觉得对方似乎并不是那么不好相处的人。虽然他的身上似乎有着许多秘密,但是剑崎选择尊重他,不再试图去一问到底,剑崎也明显感受到他不再那么警惕。

  他们今日的跋涉是向着预示了希望的东方,太阳渐渐升起,茂密遮天的树叶挡住了大部分阳光,也让空气没有那么黏腻,汗水还是不可避免的。而剑崎惊讶地发现相川的体力并不像他所想的那么弱,或许正因为经常出门拍摄锻炼了身体,他额头甚至没怎么出汗。

  剑崎不由得又想起此前见过的唯一一个摄影师,把他们初见时心中的奇怪感受全部归类到了偏见中。扫除了多余情感之后他的性格就更加鲜活起来:一个有点暴脾气但是正直又开朗的好人。

  相川跟着天音母女生活了不少时间,天音是古灵精怪的,栗原太太是温柔体贴的,店里的客人不过萍水一遇,感受不到太多,剑崎就给了他另一种新奇的感受。

  挤在帐篷里度过的夜晚是相川时常回想起来的记忆,他无法忘记远离城镇灯火的夜空上万千星辰汇聚,倒扣的夜幕下篝火燃烧发出木柴爆裂的声音,两人一起呼吸的狭窄的空气和附在耳旁悄悄话一般的话语。

  剑崎作为同伴是合格甚至堪称优秀的,他懂得避开凶猛的野兽,也知道如何在资源缺少的森林里做饭。在相川被虫子咬了之后,他也每天熟练地帮他上药,然后亲自帮他扎好袖口和裤脚,尽管他本人并不太在意虫子咬出的伤口,也完全学得会扎袖子裤脚。

  他也并非是没有一点回报的,在人类生活里互相往来是再正常不过的道理。在实在躲不过的危险逼近时,他总有办法把一切化险为夷,这样神奇的能力都让剑崎怀疑他是否是带来好运的天使了。

  “回去之后我肯定会向所有人炫耀,你有多么好多么厉害。”

  剑崎笑着把手搭到相川的肩膀上,突如其来的重量让相川始弯了下腰,剑崎说完自己的话,看到对方微微偏过头,眼神看起来又无奈又纵容,没有阳光落到他的眼睛里,也依然显得很亮。

  他的笑声没有露出分毫异样,但是他自己知道,当相川斜着看他的时候,心里却轻轻一动。

  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神的话,如果他便是神的话,剑崎未必会成为他的信仰者和追随者,但是一定会希望他光辉永远不散。

  
  他们走了很久。

  这片森林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剑崎没有计算时间,当相川准确说出他们在这里头耗费的日子的时候,剑崎很是吃了一惊。

  剑崎有点着急,他们一直是向着东走,但是森林却仿佛没有尽头,到处都是一模一样的茂密树林和无人通过的满地枯叶。

  他还是太过年轻,对这样的处境不免焦虑。

  又到晚上,树叶挡住了星河,只有缕缕月光照亮一切,他们燃起篝火,相川一边拿着树枝玩,一边对他说道,“没关系的,或许我们明天就走得出去了。”

   一个蹩脚的安慰,显然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为了缓解气氛,剑崎开始讲起幼时听过的故事,中心总是逃不开保护人类的英雄,中间夹杂着各种夸张和搞笑的表情。

  相川听得很认真,剑崎也成功地逗笑了他,这让剑崎心里很有成就感,因为相川平时表情总是淡淡的,笑容更是难得见到。

  他们一起钻进帐篷,互相道了晚安,亲昵的语气让两人的心里都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萌生,却又没有人真正察觉到。  

  睡到半夜,还是相川先察觉到了不对劲。

  平常即使入了深夜,外头也还是有许多动物和树叶的声音,但是他轻轻支起身体,不知什么时候起声音就慢慢地消失了。

  一片寂静,相川浑身都紧绷起来。

  剑崎也立刻醒了过来,他感受到了似乎有东西在接近这里,当他们走出帐篷时便看到外头有好几只恶魔。

  恶魔之间一般是不会合作的,他们自相残杀的几率都比合作的可能性要高得多,剑崎无暇思考这个问题,先把自己的醒剑取了出来。 他想去提醒一下相川,却发现对方手中已经握住了一把长弓,上面的花纹异常眼熟,正是驱魔的符咒,而且是非常古老而强大的一种。

  剑崎默默地又把头转了回去。

  来者不善,恶魔不打招呼地便攻上来,一人对付一只恶魔尚有很大风险,更何况对手翻了一倍,剑崎打得尤其吃力,甚至没有办法去分神关注相川的处境。

  实际上相川应付起这样的局面要比他得心应手得多,习惯性地探听各路风声,防备自己的身体不被击中,然后试图分析对手的弱点来让自己突围。剑崎往往是和单独的恶魔交手,但是这样的以一敌多却是他常有的处境。

  这片森林尤其的古怪,在他迷失方向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这点,只不过半路冒出来的剑崎暂时让他忘记了这点,在每天向东的跋涉里他就一直提防着其他恶魔,直到今天。

  恶魔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离开。

  即使没有倾落的月光,他也能轻而易举看清长弓上的花纹,又复杂,又精巧。他的内心难以控制地涌上一阵厌恶,厌恶自己不能说出来的身份,厌恶自己不断翻涌的战斗的本能,厌恶对战斗的渴望带来兴奋的情绪,以至于连带着,也厌恶起自己武器上的驱魔咒语。

  事实上,这片大陆上所有驱魔人所用的咒语都源于他,在他被封印的时光里,有人利用他研究出了可以驱魔的咒语,并且传播开来。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他根本记不清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解开封印,重临这片大陆。

  长时间的沉睡让他在苏醒后意识混沌了很长一段时间。

  直到那个男人死去,一张照片向他递出,风和雪刮过,满世界都是茫然萧索的白。

  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朝他打开,鸟语花香,春意融融,金色的阳光暖化了肩头积雪,细细微风拂过衣角。 这个世界如此美好,误入人间的恶魔暂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全心沉醉。

  直到他再次记起自己的身份,心灵上的恶魔降临了。

——————————Tbc.————————
以后可能不会写长的了(对我来说1w+就算长别打我脸)
写得很零碎很乱,各位看看就算了
  

评论(2)
热度(15)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