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剑始】秘密 01

新的文,更新随缘,跟着舍友一起看恶鬼凶灵的产物,之前在心里跟自己说百粉了就发文结果这一天来得这么快(ーー゛)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
(以及lof又双叒叕吞我的粉丝提醒,小透明真的很气,连我这一点点的快乐都要剥夺
OOC严重提醒,这次写的是架空,心里很虚,自己想写的东西完全没写出来,唯一的心得是只要我打了大纲,无论打的是细纲还是粗纲,最后都会歪得一塌糊涂


01
  

  像前蹄跃起的马匹一样,星云以瑰丽而令人叹息的姿势笼罩在整个天空,更远之处的星星依然或明或暗的散出璀璨的光芒,几乎让人以为它们要坠落下来。

  森林之中的夜空要比城镇中看到的更加的美丽,身旁的篝火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剑崎偶然抬起头的时候,再一次地感叹着。

  等他将眼神从群星所在之处收回,篝火对面的年轻人正举着相机,镜头慢慢地上移着,最终停下。火焰让他没有办法辨清对方是否按下了拍摄键,但是剑崎猜测,是有的——据说,他是一位摄影师。

  说实话,剑崎对摄影师的印象停留在一个肤浅的位置:文弱。因为他此前救下过的人里就有一个这样的摄影师,几乎没有自保能力,不要说恶魔,就是比较常见的一些危险生物也会让他手忙脚乱。唔,对面的这位是他见到的第二位,于是印象又多了一层:脾气古怪。

  剑崎突然有点后悔,他和这位摄影师之间的对话不超过十句,且互相抱着不低的戒心和警惕,一道同行并没有什么好处。

  但是这样总是不行的,他不可能把对方丢在危险的森林,剑崎心想,尝试着放下之前的印象,和对方沟通。 思来想去半天,最后选择了从对方正在做的事情下手。

  “那个……听说你是摄影师?”

  对方似乎没想到剑崎会主动说话,看了过来却没有回答,剑崎总觉得他是没有反应过来,又重复了一遍,“我能看看你的照片吗?”

  他迅速地点头了,绕过篝火坐到剑崎的旁边,把相机递给他。

  剑崎笨手笨脚的,并不太会弄这样的机器,对方又教他如何查看照片,最新的那几张果然是刚刚拍下来的夜空。他似乎是有感知美丽的能力,照片完全展现出了另一种磅礴,剑崎偷瞄了对方一眼,没有被发现,篝火在他脸上打出了很恰当的阴影,让他看起来不像往常那么冷漠。

  他一边翻着照片,一边看似漫不经心地问,“我的名字叫剑崎,剑崎一真,你的名字是什么?”

  “相川。”

  剑崎没想到对方仍然只给出了姓氏,想知道对方名字的企图落空了,他只好不再在意这一点。相川靠得过近了,说话时轻轻的呼吸打在剑崎裸露的皮肤上,让剑崎有一丝不自在。

  相片慢慢往后,从夜空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剑崎知道她,是个很让人头疼的小姑娘,但是剑崎也挺喜欢她的。

  因为小时候剑崎总是希望自己能再有一个妹妹,那样他一定会好好保护着妹妹长大,给她最可爱的洋娃娃,让她的脸蛋永远红扑扑的,“……无论是恶魔,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都没办法伤害她,因为我会保护着她。” 剑崎轻声念出来。

  “但是后来他们死了,我的父母被恶魔带来的火灾烧死了,我也没有妹妹。”

  剑崎微微笑了笑,总有难言的苦涩无法挥去,他看向相川,火光在他眼睛里跳跃“你为什么要离开天音和她妈妈呢?天音似乎很喜欢你,你走了,她会很伤心的。”

  年轻人沉默片刻,给了一个非常敷衍的借口,“因为要出来拍照片。”剑崎静静看了他一会,选择不去戳破,那未免让人感到难堪。

  剑崎把相机还给了相川,附上自己真诚而笨拙的赞美,因为即使剑崎对此一窍不通,也看得出对方确实天赋异禀,“拍得很漂亮。”

  对方的神色在暖黄的火光下似乎缓和了许多,没有道谢,也没有说别的什么,只有无数光芒在眼中跳动。

  燃烧的木柴发出噼里啪啦的细微响声,中间有一段沉默的时刻,对方是个很按耐得住的人,剑崎却不是,另外挑起一个话题。

  “你明天还要待在森林里吗?森林里很危险,即使拍照也不必到这里来,城镇里总有轻松一些的工作。”

  他的提议遭到了拒绝,剑崎询问原因,对方便摆出一副不合作的态度,什么也不回答,剑崎的耐心耗尽,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于是也不再搭理对方,之前略微缓和的气氛又变得僵硬起来。

  等到剑崎搭起帐篷,相川还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坐在篝火前,他四下看了一圈,并没有多的行李,甚至相川身上穿着的还是非常妨碍行动的袍子。

  剑崎叹口气,无可奈何地把他拉起来,把木柴灭掉,边解释边把他和自己一同塞进帐篷里,好在他的好意被接受了。帐篷太小了,两个大男人只好尽量侧身贴在一起,比起刚刚坐在一起看照片的时候还要近,可以完全感受到彼此呼吸的频率。

  合上眼睛,脑子里却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很久都没有睡着,附近的草木间传来虫子的鸣叫。他被吵得有些烦躁,睁开眼睛,正巧和另一双眼睛对在一起。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在漆黑的空间里似乎也有无数的微光,让人能看清它的轮廓。剑崎不由自主地给他找了个关联的东西:难怪能拍出那样的照片。

  和星云一样,能让人一眼就沉陷进去。

  “你睡不着?”难得的是,对方开口了。

   “嗯。”剑崎动了动,碰到了对方的脚和腿,他有点尴尬地往后退了退,尽管背后已经抵着帐篷布了,出乎意料的对方拉了他一把。

  “没关系,不是很挤。”相川若无其事地把手收了回来,剑崎却越发的尴尬起来,他感受得到自己的脸上烧了起来,连着呼出的气都要热上几分,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个时候再不开口说点什么,说不定气氛会变得更加奇怪。

  “你多大了?应该和我差不多吧,虽然表面看起来不近人情,但是说不定意外地好相处呢哈哈……”这样胡乱说了一通乱七八糟的东西,剑崎自己都觉得这些话尴尬极了,慢慢地把剩下那些不过脑子的话又吞了回去。

  “我不知道自己的年龄。”

  回答让剑崎惊讶地眨了下眼睛,他甚至略微撑起了身体,“为什么?”

  对方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考虑是否要说出来接下去的话。

  他因为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留在了天音身边,后来他选择了离开,但是现在身边还有另一个人。

  和他完全不同的物种,人类。

   剑崎醒得很早,外面的天空才蒙蒙亮,万物仍然被一种沉重的蓝覆盖,而一些小的昆虫已经开始活跃起来,在草丛间发出爬行的声音。

  相川还睡着,连发丝和睫毛都不曾动过,像被魔法定住的雕塑,剑崎小心翼翼地钻出了帐篷。

  天空彻底亮起来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相川掀开帐篷出来,剑崎又把他推了回去,让他换上了已经找好的衣服,“袍子在森林里太麻烦了,你先穿我的衣服好了。”

  剑崎作为猎人,行动方便永远是挑选衣服的第一标准。而和天音母女生活在城镇中的摄影师先生却是袍子加长衫的搭配,既碍事又麻烦,好在他也不是挑剔的人,只是剑崎比他高一些,穿上剑崎的衣服之后还要把袖子和裤脚挽一点扎紧。

   他们吃过早饭,把一切东西收拾好,一起出发了。

  说是出发,实际上两人也不过是漫无目的的乱转。剑崎只是来这附近的镇子拜访生病的前辈,在他刚入猎人一行的时候对方给予了他很多指导,是个又可靠又正直的人;而相川打着摄影的幌子,也没有什么非去不可的地方,经过昨晚的事情,他做出了一个仓促的决定,这个决定让他在之后一段时间都会跟着剑崎行动了。

  一阵瞎转悠之后,还是剑崎决定了接下来的路线,先从森林里出去,再去镇里落脚。

  不过这个森林看起来有些太大了,没有一点人类的影子,他们又没有地图,只能朝着会有太阳升起的东方走,希望伟大的太阳之神能把他们带出去。

   话虽如此,剑崎却是个不信神的人。在这个世界有着许多不同物种,精灵、恶魔、人类,甚至是龙,却没有人见过神的存在,拥有着强大力量的神们只存在于故事和神话之中,尽管如此,神还是有些众多的信仰者。

  比起这些,剑崎更相信一些骑士或者英雄之类的故事,“虽然听起来似乎骑士和英雄是只有小孩子才会相信的故事,比起神,他们更像是捏造出来的童话故事,”剑崎微微笑着向同伴解释,“但是不知为何,我相信着他们的存在,如果有一天世界要毁灭了,他一定会出来拯救我们的。”

   天音从未向相川提过这样的故事,因而他就显得有些困惑,“如果世界上没有人来做那样的英雄呢?”

  “那也没关系。”

  剑崎知道他的意思,英雄总是要牺牲一些东西的,或许还要献上自己的生命。在他的心里,有人不愿意,但是总有人愿意的,愿意用一切。

  剑崎心想。

  尽管他的一切里有许多已经被大火烧毁。

——————————Tbc.————————
  
  

评论
热度(14)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