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剑始】人间朝暮

2017最后一篇文了,当后会无期的番外看也行
前段时间统计了一下,发现今年总的写了10w+字,剑始有9w多ヽ(*。>Д<)o゜很喜欢这对,也希望明年的大家继续爱着剑始!

  
  
人间朝暮
  
  其实,他跟天音的关系并不是一见面就特别要好的,但是不知不觉中他们就慢慢亲昵起来,甚至在身为亲舅舅的虎太郎面前,天音也会首先选择维护相川始。

   他在和天音相处的时候,天音虽然古灵精怪,却也能敏感地查探到他的感受,打闹的时候从来不会感到手足无措,但是当一个天音换成一群小萝卜头,他就有些无从下手了。

  尤其是他似乎对小孩子有着天生的亲和力,这群小不点在Undead的身旁就像是无数瓷娃娃一样,生怕把他们撞疼了碰碎了,于是这个时候, 剑崎就被当做挡箭牌给推了出去,他自己则事不关己似的站到一旁,拿起相机给他们拍照。

   镜头里的剑崎大笑着在和小朋友玩老鹰捉小鸡,他们在早早铲过雪的地上跑动,即使剑崎刻意放慢了步调,孩子们也会因为他的每个动作而发出紧张的叫声。

  相川始也像被感染了一样,毫无章法地按下了快门,吃饭的时候他把相机拿出来看,发现照片拍得糟糕极了,有的人脸都晃动得根本看不清,要是放到平时投递的杂志上去,他的粉丝们说不定会大失所望。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却愿意把它们一直珍藏下去,无论何时何地,再看到这些照片他都会被里面挡不住的快乐的气氛所打动。

  既有和孩子们玩耍时的欢声笑语,也有那一点点的、隐晦而大胆的甜蜜,像是对方偷偷吃了水果糖,所以在接吻的时候他也吃到了甜味。

  剑崎在游戏里扮演的是“老鹰”,他装成笨拙的样子,总是离抓到小鸡还差一点。有胆子大的小孩就趁机偷偷跑出“母鸡”的庇护,把相川始也拉到了队伍里。

  他吊在队伍的最后面,也忍不住笑出声,风吹过,却一点也不觉得冷。他其实并不太会玩这个游戏,于是当整个队伍被冲散,他还没来得及反正过来的时候,就被剑崎扑了个正着。

  相川始没站稳,幸好有剑崎拉住他,手忙脚乱的时候温热的气流和对方的嘴唇轻轻吻过他的脖颈,然后剑崎看着他,笑得眼睛都弯弯地眯成一条缝。

  “我抓到你了。”他说。

  相川始为这出乎意料的甜味而有些心动。

  这个冬日并不算特别寒冷,天气很好,像是做梦一样,快乐是如此纯粹,而时光又过得如此快。

  但这一切并不是梦,相川始知道,互相牵着的手中的触感无比真实。

  这是他们重逢以后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

  他们在这间孤儿院呆了一个上午,只能临时去超市买菜准备做饭,相川始负责推推车,剑崎负责挑选要买的东西。

  剑崎要和他牵着手,相川始没有异议,就随他高兴了,右手推车,左手被剑崎扣住,指缝随着动作不停地摩擦,粘糊糊地有一点汗水,谁也不在意。

  剑崎一会从货架上把东西拿下来丢进推车里,一会用眼睛瞥相川始的脸,很高兴地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偷偷地又把手握得更紧。

  这样子的剑崎太孩子气了,稳重成熟这样的字眼似乎离他很遥远,相川始喜欢且希望他永远都是这样的剑崎,不必有太多思虑,不必有沉重的包袱,只简简单单的,因为一个牵手就高兴许久。

  就像剑崎玩游戏时故意放过别人,单单来抓一个他,这就已经让剑崎心满意足。

  “我抓住你了。”

   我抓到我的意中人了。

  这个含义隐晦地传达过来,眼睛里的感情似乎比那灿烂的阳光还耀眼,让人屏息的同时又心动不已。 直到离开之时,看到外面落着雪的树与屋顶,他的耳边还能清晰听到自己的心跳。

   “不知道为什么——啊这个!这个超好吃的,你有没有试过?”

  “没有,是什么?”

  “那我们就买回去试一下好了。”剑崎冲他笑笑,接着道,“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跟你待在一起,就觉得,很……开心啊。” 忍不住想笑,不自觉地关注着对方,陷入到热恋之中的剑崎这样慢慢地说出自己的感受。

  “我也是。”

   在从前他没有计算过时间的流逝,偶尔看日历时才发现距离一切的结束才过去没多久。而和剑崎一起度过的时间,连时针都被拨得更快,一天,又一天,日出,又日落。

  “我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

  只想和你一起走过,走过这千千万万的,人间朝与暮。

   剑崎和他交握的手上戴着戒指,是当时相川始亲自给他戴上去的,相川始摸索到了那硬硬的东西,然后冲他微微笑着。

  他们去结了账,回家的时候路过广场,发现巨大的广告牌写着晚上有烟花大会的事情。

  整个下午他们都窝在家里,地上铺着温暖又柔软的毛毯,相川始靠在抱枕上,剑崎贴着他睡着了,摊开的漫画书掉到了毯子上。剑崎的头发挠得皮肤痒痒的,被相川始拨开,然后稍稍弯腰把漫画书拿在了手里,他翻了两页,慢慢地看下去。

  画的是男主大雄和一个叫哆啦A梦的机器猫的故事,机器猫是从未来穿越到大雄这个时空的,能拿出无数稀奇古怪的东西。

  他看得入迷,剑崎醒过来就看到他的下颌,喉结吞咽唾液时微微滑动。

  “小时候我超级喜欢机器猫,家里的书架有一层专门用来放哆啦A梦的漫画,每天我都要拿抹布擦一遍。”

   后来这些漫画都在火灾中被焚毁了,他也失去了自己的家和亲人。

  剑崎坐起来,把头凑过去和相川始一起看漫画,“我小时候还很喜欢假面骑士,一直相信着假面骑士的存在,没想到后来有一天,我自己也变成了假面骑士,所以即使工资很少,我也很开心。”

  后面的话都隐没在唇齿的交缠中,相川始还捏着那本机器猫漫画书,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梳理着剑崎的头发。

  吃过晚饭,他们围上围巾,一起出门去看烟花,周围无数的人流,吵闹和绚丽掺杂。

  黄色红色的烟花的光芒洒落在每个人肩上,刺耳的尖啸声却被隔开,无法打扰到角落里拥吻的两个人。

  我抓到你了。
  我的意中人。

——————————The End————————
  
  

评论
热度(24)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