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剑始】后会无期 06

ooc致歉,本文完结
故事常有完美结局,而人生不同。能一路走到此处,就已深感幸运。
↑这也是我的感想啦
  
  
  
06
  
  
  相川始拿来了相机。
  
  “你就现在那里别动。”这么叮嘱了,然后开始调整焦距,显得非常一本正经。剑崎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在这个时候想到要拍照,说话时眼睛一动,泪水就缓缓从里面流下来。
  
  “你怎么……”话到一半就被按下了快门,剑崎猜那一定是张非常丑的照片,一想到要被对方留存下来就不甘心,“那我也要拍你的。”
  
  相川始答应得很爽快,焦距是调整好的,他把快门的按键指给剑崎看,然后和对方对调了位置。
  
  这时候其实是逆着光的,尽管窗户外傍晚的朝霞并不多么亮,但若是拍出照片,面部肯定也是模糊一片。剑崎想要拍出更好的,或者说是更清晰的,能够完整看到表情的照片,却在分神的时候按到了快门,他自觉有点懊恼,相机被相川始接过去察看。
  
  “拍得超丑吧?” 剑崎问。
  
  “还好,至少没有模糊。”相川始回答,这个要求很低,剑崎有点丧气,就算是成为了Undead,也没办法在这种时候发挥出超常的能力。
  
  “真的还不错了。”相川始见识过完全没有天赋的人,无论是拍摄什么,哪怕做了再多准备,拍出来的照片也会是模糊不清、光怪陆离的内容。
  
   他们放下相机,做回桌边发现饭菜已经有点凉了,只好放进微波炉里加热。
  
  这两天他们睡在一起,没有多余的床,两个人挤在一起,相川始去洗澡的时候剑崎把相机拿起来,翻了翻里面的照片。
  
  他想看的是自己的那一张。
  
  照片上的剑崎是笑着的,却有泪水滑在脸上,果然是很丑的表情,剑崎偷偷在心底唾弃。
  
  直到相川始出来,他还在看着那张照片,觉得这里也不好看,那里也缺了点什么。
  
  “其实早就想给你拍张照片了。”相川始擦着头发,在剑崎旁边坐下,沙发微微下陷,热的气息打在剑崎的皮肤上,“但是一直没找到机会,后来你就离开了。”
  
  “ 天音还向我问过你。”
  
  他的脸被蒸得有点泛红。
  
  剑崎看他两眼,被相川始掩饰性的话逗得笑起来,“那你是怎么回答她的。”
  
   “我骗她你出远门了。”
  
  “但是出远门的剑崎哥却很久都没有回来。”剑崎一手撑着头,“说起来天音也长大了吧?好久没见了。”
  
   “嗯,天音都已经结婚了。你想去看她吗?”
  
  剑崎假装考虑了一会,“挺想的,毕竟也很久没见了。但是还有更想做的事情,我不打算离开了。”
  
  相川始眨眨眼,“不打算离开了是指……”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唔,我知道了。”
  
   果然是这个反应吗,剑崎心想,多少也表现得激动一点吧,不知不觉中甚至把话直接说了出来。
  
  “因为你之前说要送我回去,但是后面却绝口不提这件事情了。我会猜到也是很正常的吧。”
  
  剑崎无言。
  
  “睡觉睡觉!”
  
  抢先说了这话,然后推着相川始去床上。
  
  灯被熄灭了。
  
  第二天他们就开始着手准备回东京的事情了,剑崎去咖啡店辞职,对店长的挽留,剑崎只有抱歉地笑笑。在家里他们一起整理了行李,因为打算轻装上阵,许多没用的东西就留在了原处。
  
  剑崎订车票的时候,相川始给天音打了电话,告诉她过两天自己会带回去一个惊喜,虽然这通电话就已经让她很开心了,手机中上一次的通话记录是非常久之前了。
  
  多出来的空余时间,剑崎去挑选了礼物,因为他突然记起来自己唯一一次参加的天音的生日,他却失礼地忘记了给天音带礼物的事情,而天音完全没有责怪他。
  
  安静听完始末的相川始聊起那天晚上其实他就在不远处看着,早春的夜风吹过蓝花楹的招牌,橘黄色的灯光中看得到几人的身影。
  
  那是比山崖上的分别还要早得多的时候,他和剑崎每次见面都似乎在参加臭脸比赛,一个冷淡无比,一个暴躁万分。
  
  想起来就让人发笑。
  
  完全没想到他们后来会变成这种关系,相川始扫了眼手指上新的戒指,剑崎提着装礼物的粉色纸袋朝他走来。
  
  “走吧。 ”
  
  接着在冬末春初的冷风里踏上回东京的列车,车门彻底关上的那一刻才仿佛真正驱走了全身的寒冷,剑崎身上暖洋洋的,每一个部分都散发着愉悦的味道。
  
  列车开始启动,速度越来越快,透过玻璃可以看到 电线、树木、人群被快速甩到了很远的地方,变成小小的一个点,最后完全消失在视野里。
  
  从此他告别了孤独的跋涉,开始了另一段堪称圆满的旅程。
  
  剑崎无聊地扣住另一人的手指,两人都有点昏昏欲睡,不断播报的温柔女声让神智也无法清醒,只能在半梦半醒的混沌状态沉溺。
  
  安心的感受从交握的手传达到彼此,手心里还捂出汗来,无名指上银白的戒指轻轻靠在一起。
  
  故事常有完美结局,而人生不同。
  能一路走到此处,就已深感幸运。
  
  东京的天气要稍好一点。
  
  天音手上动作不停,磨着咖啡豆,思绪却飞得老远,一直牵挂着前几日突然接到的电话。
  
  相川始很久之前就搬离了蓝花楹,后来只有少少几次联系,她已经长大成人,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相川始面对着她总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因为心里到底还是觉得她是小孩子。
  
  相川始会去学习摄影是被她所拜托的,虽然被推辞了“那是需要天赋的事情自己做不来”,但还是非常认真去学习了,慢慢成长为一个颇有名气的摄影师。每期的杂志她都会购买, 只要翻来看看上面的照片,无论多巍峨或是多渺小,天音就觉得对方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坚持着二人间的秘密承诺。
  
  对方是父亲一样的存在。
  
  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口的铃铛发出一声清响,天音习惯性地喊了欢迎光临,然后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相川始,生出几分恍若隔世的感触。
  
  “……始哥……?”
  
  相川始笑了笑,“有人说要和你赔罪。”
  
  他往旁边让开一些,另一个人从门边出现,手中捧着一个用丝带扎了蝴蝶结的礼物盒。
  
  “抱歉,说好的生日礼物,虽然来得有点晚。” 来人又故作苦恼的自问自答着,“小天音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
  
  是久未出现的剑崎。相川始告诉过她剑崎出远门了,但是他一直没回来,她还以为和对方再也没办法见面了。
  
  天音愣住,只觉得眼眶热热的,她慢慢走过去接那迟来许多年的生日礼物,最后笑起来,“谢谢你。”
  
  好像风声呼啸,时光倒流,她回到了许多年前,剑崎笑着和她道歉的夜晚。
  
  “但是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轻易原谅你哦,剑崎哥,这样对女孩子,绝对会找不到女朋友的,绝对。”
  
  剑崎和相川始相视一笑,他忍不住悄悄摸了摸戒指,光芒在上面闪烁。
  
  挑选礼物之前路过了一家戒指店,玻璃橱窗里展示着的戒指之一现在就在他们的手上,看到它第一眼他们同时升起了买下它的想法。
  
  那是最完美的形状。
  
  桃形和爱心倒扣在一起。
  
——————————————The End.
  
  
  

评论(8)
热度(30)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