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剑始】后会无期 05

ooc致歉
  
05
  
  阳光非常好,暴雨带来的潮湿气息被蒸发得干干净净,空气里满是微小的分子在浮动。
  
  吃饭的时候剑崎的视线往相川始的领口附近扫了扫,那上面还有一些吻痕留着,大概是情动时候太用力了。
  
  他太过心不在焉,相川始已经放下了碗筷,擦了擦嘴,“对了,你昨天旷工了吧。”
  
  “啊!”剑崎抓了抓头发,完全把工作忘到了爪哇国,“我只请了一天假。惨了惨了。”
  
   这会在后悔已经没用了,总不可能让时间倒流吧,饭后两人一起去了剑崎工作的地方,是咖啡馆,他在里面当服务员。
  
  相川始站在店外,隔着玻璃,看到剑崎向店长解释,但是店长反而露出了很和善的表情,他们聊了几句,剑崎就偷偷向他比了ok的手势。
  
  剑崎开始忙碌起来,穿梭在这张桌子和那张桌子,相川始悄悄站了会,决定回家里去取相机。
  
  冬日的风还是有点冷了,虽然太阳的温度不至于没有,但是作用还是很微弱的,相川始不习惯地拢了拢出门前剑崎给他围上的围巾,尽管它能够起到挡风和遮吻痕的效果。
  
  他的住处离这里有些远,那天能遇上剑崎也算是让人吃惊了。
  
  想到剑崎,他的心情又好了几分。
  
   住所里积了一点灰,因为这两天既没有清理打扫,也没有人居住活动,显得很有几分寂静和阴冷。
  
  相川始没有在意这些,直接取出了相机,和相机放在一起的是两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三人的全家福,从前只到他胸口的小姑娘已经长大成人,他们也挺久没有见过面了,另一张是在某天橘朔也找到蓝花楹里,交给他的,那上面剑崎和其他人都只占据了一小部分面积,但是却常常被他拿出来反复察看。
  
  照片上的剑崎也在温柔地笑着。
  
  仿佛只要有他在,一切困难都能迎刃而解了似的。
  
   相川始把照片放进了外套口袋。
  
  现在是月末,杂志要求的照片已经拍得差不多了,他也没想好现在要做什么,因而只是拿着相机在附近转悠。
  
  公园的草坪上有人在铺野餐布,食物从竹篮中依次拿出来摆放,孩子们嬉笑着在旁边把球投来投去,最后滚到相川始脚下。
  
  他把球捡起来,递给跑来的孩子,手指上沾到了一点泥土。
  
  天空蓝悠悠的。
  
  剑崎总算结束了所有的工作,他掏出手机想给相川始打个电话,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对方。
  
  “也不知道有没有换过号码……”剑崎嘟囔着,拨通了一个电话薄里没有记录的号码。
  
  电话被接通得很快。
  
  “剑崎?”
  
  通过电流传达的声音有些失真, 和面对面交谈时有轻微的不同,更低一些,剑崎眨了眨眼睛,“你现在在哪里?回去了吗?”
  
  “我在公园……”相川始的声音突然变弱了,和旁边的人说了几句,剑崎听到有小孩子的笑声,“我快回去了,你先在家里等我。”
  
  剑崎到家的时候对方果然还没有回来,他打开冰箱看了看,然后开始准备晚饭。
  
  相川始推门进来的瞬间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他解开围巾,换了鞋子,径直往厨房去了,剑崎听到脚步声,头也不回地说,“很快就好了。”
  
  “嗯。”他这样答应了一声,转身拿了碗筷摆出来。
  
  吃饭的间隙他们聊起相川始遇到的孩子。相川始在公园陪他们玩了很久,有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填充着他的心脏,即使是重复做着对他来说很简单的投球接球,也不会感到乏味,甚至有时候拙劣地假装自己手脚慌乱,让球擦着空隙飞了过去,再抱歉地笑着去捡。
  
  孩子的家长非常友善地邀请他一起吃东西,他感到有一丝窘迫,但还是坐到了野餐布上,拿着一块三明治慢吞吞吃着,一起玩闹的孩子也安静下来,向他分享了饼干。
  
  他想起天音,和他经历过的相比较,天音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生命,当他的腰被抱住的时候,当他被没有底线的维护着的时候,他就觉得无措极了。在最初的时候,他从栗原晋的手中接过照片,这样的情况并不在他的设想中,可是真正来临的时候,他却觉得难以言说的安逸。
  
  “总觉得,”剑崎吹了吹汤,捧着碗,有一丝小小的不舒服,“你很喜欢孩子啊。”
  
  相川始瞥他一眼,有点想笑,但是憋住了,以一贯正经又漫不经心的口气回答,“是挺喜欢的,毕竟小孩子很可爱,你又不是小孩子了。”
  
  “那又怎样?”
  
  剑崎脱口而出,吃这样胡乱没有逻辑的醋实在又酸又好笑,恼羞成怒干脆把人抓过来亲上去。
  
  相川始露出纵容又无奈的表情,认真地回应了对方,到最后剑崎也忘记了开始的想法,投入到里面去。
  
  分开时唾液拉出长长的一条,一端接着剑崎的嘴角,一端接着相川始唇舌,他卷了卷舌头,唾液才断开,剑崎的眼睛被遮住,听见温热的气流在耳边,“但是你是不一样的。”
  
  “我爱你。”
  
  一个字一个字地落下,剑崎妄图说点什么——什么也好,无聊的废话也可以,想要说点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情感,然而又失音般的发不出声音。
  
  昨日的性爱中,相川始哭泣着,说“希望你能够后悔”的时刻,他们俩人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剑崎脑中有无数想要倾吐的话。
  
  做出那样的决定,成为另一个物种与命运对抗,既包含着冲动的情绪,又是深思熟虑下的考量,变化达到最大时身体疼痛着,直至变化的完成。他对相川始说,“你就继续在人类之中生活下去吧。我们再也不要见面,再也不会接触。这样就好了。”
  
  虽然失去了亲人艰难长大,但是成为骑士的一年有朋友、有前辈后辈、有无数充实的生活,远离一切之后却只剩下独自一人,孤独和寂寞包围着他,无论什么时刻,哪怕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也会不可抑制的感到寒冷。 一切已成定局,而他只能一直一直走下去,没有回头路。
  
  孤独吗?是孤独的。
  寂寞吗?也是寂寞的。
  
  他记不清有多少次曾经梦到过去,醒来时他问自己,是否感到后悔却得不出结论,靠在窗边慢慢地等日出,当金橘色光辉洒落,太阳从高楼缝隙露出一点端倪的时候,他什么都想不起来。想不起战斗,想不起孤独,唯有眼前的景色在视网膜留下深刻痕迹。
  
  他就觉得,没什么可后悔的。
  
  他想告诉相川始,在他们没有见面的日子,他走过许多地方,Undead强悍的身体能够让他深入到人类无法到达的地方,见识到更巍峨更瑰丽的景色:星斗满布的夜幕,峭壁上融化的积雪,风从极远的地方裹挟着寒冷而来……
  
  但是剑崎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扣住对方的手指,汗液浸湿指缝,你的我的一根根交缠在一起,如同他们的下半身。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想起你,我就被给予无限的勇气,让我坚定地走下去,这一点和你是一样的。以前或许我后悔过,但是以后都不会了。”
  
  即使你后悔了,但是你还保留着人类的心,我就觉得……我就觉得,再好不过了。
  我也变得像人类了,我学会了退缩,学会了畏惧,学会了爱,都是属于人类的一部分。
  我一直不敢见你,我害怕破坏来之不易的一切,我害怕控制不住自己,我感到害怕……
  
  经历了许多,剑崎已经变得成熟起来,但是只要靠近了对方,就又变回了以前的样子,在对方的眼中一切都无所遁形。是朝气的、充满干劲的剑崎。
  
  “能再次遇到你,我很高兴。”
  
  在剑崎孤独的时候,再次遇到了相川始。
  在相川始彷徨的时候,再次遇到了剑崎。
  
  这世界只有他们是命中注定要相遇,哪怕曾经都以为后会无期。
  
——————————————Tbc.
  
  

评论(2)
热度(19)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