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剑始】后会无期 03

ooc致歉

03
  

   剑崎回过神,精液射到了身体上,他后知后觉地有点尴尬,不过这尴尬更多还掺杂着做出了这种事的害羞。

  相川始也缓过来了,他看着剑崎慌手慌脚地找来纸巾,擦拭的时候柔软的纸面和皮肤接触在一起,有点痒痒的,他看了眼剑崎,然后迅速移开了视线。

  空气里是挥之不去的情欲的味道。

  剑崎丢开纸团,不知道该说什么,眼角余光瞥到相川始去捡因为刚才的动作掉到了地上的杂志,那上面被弄出了折痕,正好把一张照片分成两半。

  “那个……”剑崎先一步开口,他接过杂志,用手把折痕压平,“我……”

   屋外一道雷闪过,把所有声音淹没,雨下得更大了。

   远处的建筑根本看不清,天上的灰色积云一直延伸到地面和天空分界的亮处。

  记忆里少有这样的天气。

  也少有这样面对面对峙的场景。

  谁也说不清异变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只是一瞬间,整个屋子都变得狼藉一片,桌子被掀开,刊登着照片的杂志被撕得粉碎。

  空气一扫之前的情欲,变得沉闷起来。

  室内非常昏暗,但是在比人类强悍太多的目力下,看清并不是难事,对面是摆出了战斗姿势的怪物,是被称为不死的物种。剑崎再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却觉得恍若隔世,随即无数与Undead的艰难战斗、和同伴们并肩走过、对自己说出要保护人类的记忆划破时空,鲜活地向他扑来,

  但是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封印Undead,他的腰上自动出现了类似腰带的东西,而意识混乱下的交手在脸上刮出伤口,流出绿色的血液。

  两人都努力地抗争着战斗的意识,人类的姿态和黑色怪物的身影交替着出现,让人不自觉发出低低的嘶嚎,那声音呜咽着,又像是在哭泣,是为自己奏响的悲歌。

  “我……”

   剑崎将要说出口的是很重要的东西,相川始紧张地等待着,尽管他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就那样盲目地等待着。两人都互相分了神,本能便趁虚而入地接手一切,在闪电照耀下开始了战斗。

  相川始能感到自己的抵御被慢慢瓦解,暂时停下的动作显得非常怪异,他提醒着自己集中精力,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脑海里思绪混乱。

  他想起了很多东西,从以前到现在,无数时光从他身边逝去。他想起自己的梦境,那是绝对能够被称作噩梦的东西,挣扎伴随着无尽的挣扎。他想起被打破的旖旎气氛,沉重的压抑又回到了二人之间。

  这场暴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是重逢,还是为这一刻的战斗到来?雨水从皮肤上划过去,荒野上的杂草埋着积水,远处有一丝光亮,但是离得太远了。

  这场景似曾相识,相差无几的景色让他产生了在大雨中的战斗曾经也发生过的错觉。

  相川始向旁边一躲避开攻击,他尚且还有几分理智存在,剑崎却完全被控制住了,长期压抑的战斗欲突然爆发产生了非常可怕的控制力量,暂时压倒了剑崎的意志。

  战斗……脑海里只剩下打倒敌人的念头,就像他曾经经历过的那样。相川始接住了挥过来的拳头,但是那个时候一直有剑崎的存在,帮他夺回压制本能的卡片,所以,这次也换做我来帮助你。

  “剑崎。”

  一起守护住这个世界。

  相川始是相信着剑崎的,他可以对头顶挥落的剑无动于衷,也相信此时的剑崎能够击败所谓的命运。

  “你说会战胜命运给我看。”

   为了可笑的命运,剑崎远离了朋友,不知所踪。他们在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面,或许看着不同景色的天空,或许呼吸着相隔万里的空气,唯一一起走过的,是那漫长的岁月,栗原太太逐渐老去,天音结婚,他们之外的那两位骑士也有了自己的生活,无数人不曾知道有英雄做出了多大的牺牲。

  但是每当他回过头,总还能记起青年朝他微笑的样子,跨越一切的尽头有个人和他一起走了下去。

  虽不再见面,但是有你,有这世界,温柔陪伴着我。

   相川始被击倒在地上,雨从昏暗天幕坠落,但是比那坠落的雨更近的是剑崎的脸庞,他的眼睛里倒映着漆黑的怪物慢慢褪去坚硬和锐刺,露出人类的姿态。那双人类的眼睛看着剑崎,尽管已经模糊一片,恍惚之间有东西抚到剑崎脸上,雨水被拂去,血液被拂去,战斗的欲望也被拂去。

  泥水沾满了相川始背部,但是他还能闻到深埋在冬日、尚未发芽的草的味道。

  那味道就像他曾在剑崎脸上看到过的笑容一样。

  上方的怪物嘶吼着,在一瞬间变回了人类,但是在俯身抱住相川始的时候,皮肤上又覆盖上了黑色和绿色的鳞甲。

  “始——”

  “嗯。”

  沉默了几秒,他才接着说道,“谢谢。”

   “嗯。”

  剑崎把相川始从地上拉起来,他冲着剑崎露出笑容。

  相川始受的伤要重一些,剑崎把他的手臂搭到自己肩膀,主动稍微弯下身来配合对方的身高,“能走吧?”
  “嗯。”

  他们在暴雨之中回到出租屋,里面一片狼藉,雨从大开的窗户泼洒进来,地板积着水,糟了贼似的。

  “可惜了那本杂志。”相川始还有心情开玩笑,他看着剑崎,“但是没关系,我那里还有很多。”

   剑崎笑不出来,他甚至没管窗户的问题,扶着相川始在沙发上坐下,开始给他上药 。

  剑崎低着头,总怕把他弄疼,因而动作放得很轻,被水弄得一撮一撮的额发让相川始的手指拨开。

  “你那个时候。”

  他突然开口问,剑崎嗓子里含混应了一声,他才继续说下去,“你那个时候,是想告白吗?”

  剑崎动作一顿,随即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半晌才又从嗓子里挤一声作为回答,他感到有些难为情,意识到后脸上立刻烧了起来,手上动作不停,利落地绑好绷带。

  因为腿部受的伤最严重,洗澡也变成了很麻烦的事情,只能打来热水让对方擦拭一遍身体,然后把人塞进被子里。

  剑崎大致收拾好屋子,自己洗了澡出来,吹干头发,到卧室里去的时候发现相川始还没有睡。

  “怎么了?”他这么询问的时候,脸上又隐隐烫起来,告白没能说完后来又被告白对象提起来实在是太尴尬了,剑崎想他可能会一直记得这件事的。

  他竭力忘掉尴尬的情绪,走到床边坐下,“伤口太疼了吗?”

   相川始从被子里坐起来,他穿着剑崎的一件长袖,在室内还是有点单薄,这点没有被他放在心上,他慢慢地靠近剑崎,然后吻了上去。

  嘴唇还很湿润,像是水迹还没有干,带着外面的味道,剑崎下意识舔了舔,正好和相川始的舌头碰到一起。

  他们又接吻了。

  明明剑崎的告白中途夭折,对方也没有给出回答,剑崎却有种告白已经成功完成了的错觉,他一边和对方交换唾液,一边还在这么想着。

  这回相川始闭上了眼睛,睫毛颤动几下。剑崎的嘴唇已经移动到喉结那里,视线所及之处都是之前留下的吻痕,时间太短它们甚至没来得及消去,剑崎用手指轻点了几下那些吻痕,“会疼吗?”

  对方思考了一会,给出答案,“只有一点点。”

   他的表情带点纵容,时至今日,无论剑崎带给他什么都能被全盘接受,即使疼痛也能让他感受到剑崎是真实的,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Tbc.
  
  

评论(8)
热度(21)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