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同人-剑始】灵魂亲吻 中

ooc注意,人类AU


  
   “我打算再拍一些别的地方。”
  
   相川始对剑崎说道。但是究竟是在哪个地方拍,他也说不上来,他背着器材,漫无目的地在雪地里打转。
  
  太阳慢慢升起来了,剑崎和他带上护目镜,但是不久整个天都阴了下去,乌云乱做一团。剑崎摸出手机来看了眼,天气预告提示今天是阴天,虽然它来得晚了点。
  
    剑崎什么也没说,只一边应付着脚下的雪,一边跟着相川始,以至于相川始停下来的时候他差点撞上去。
  
  他的疑问还未表达出来,相川始已经失态地念了出来,“我……我来过这里。”
  
   “这里?”
  
   相川始只是暂时失神,马上便恢复过来,“我梦到过这里。”他开始架摄像机,顺便给满头雾水的剑崎解释,“我一直在做奇怪的梦,我以为那是假的,但是后来有一天我发现了和梦里一样的场景。”
  
   “所以你就开始寻找这些地方了吗?”
  
   “嗯。” 相川始简短回答了他,他有条不紊地调整镜头,调整方向和构图,力求还原梦中的场景。镜头里的雪原在乌云遮蔽下显出一种孤独而又神秘的温柔,直接抨击了他的心脏。
  
  这是,一切的开始。
  
  按下快门的同时他脑海里掠过无数画面,小女孩的笑容,漆黑的怪物,和怪物战斗着的骑士们,以及最终时刻从袖中蜿蜒而下的绿色血液。
  
  视线慢慢上移,掠过瘦而有力的手,掠过深蓝色的外套,掠过沾着血液的嘴角。
  
  那个人……梦里的那个人就是剑崎。 相川始从镜头前抬起头,他突然意识到梦里那个未曾看清面貌的人就是剑崎,而对方的话语也破开时空呼啸而来。
  
  “……你就继续在人类之中生活下去吧……”
  
  “始!始!”剑崎的叫声把他的思绪喊回来,焦急从皱着的眉峰里倾泻出来,“怎么了?”
  
   “我……”
  
   从山上返回旅店的时候,剑崎得知了相川始的一些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方几乎是有问必答。
  
  相川始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做奇怪的梦,最开始他以为那梦境会消散在日出的晨光里,但是那个梦却以间隔几天的速度连续做了下去。
  
  日复一日, 他深受梦境影响,性格在常人看来也就多少有些冷淡,不合群。甚至最初当上摄影师的原因之一,就是希望能够拍下梦里的那些场景。
  
   到达旅店正好是傍晚,吃过饭,相川始就向剑崎道别了,“虽然一直拖延到今天,但是本来是早就要离开的。”
  
  真遗憾,剑崎感叹着时间飞逝,却也知道分别是避免不了的事情,他们互相留下了电话号码。他也没办法再拖下去,要立刻赶回家里,免得明天来不及去研究所上班。
  
  他火速收拾好本就不多的东西,在店门口磨磨蹭蹭,一直等到相川始出来。
  
  对方冲他笑,空气里的水分瞬间升华成腾腾雾气,模糊住他的眼睛。
  
  “再见。”
  
  天正擦黑的时候剑崎到达了久不回去的家里,摸索着把灯打开,家具已经积了许多灰,剑崎不得不苦恼地抓起自己的头发。
  
  他丢下旅行袋,想把大衣脱下打算清扫一下,却发现有件东西从外套的口袋里掉落出来。
  
  是张照片,拍着石缝间的一朵野花,为风所吹动。翻过来,背面写着日期。
  
  “2004.02.10.”
  
  正是四天前他和相川始相遇的那天,也是他和相川始告别的那天。
  
  或许是无意落进去的,或者是相川始特意留在他衣服里的。剑崎更偏向后一个推论。
  
  他微微露出笑,手指轻轻摩擦过照片上的花朵,花梗略微地倾斜出一个角度,他能够想象出来它是如何在风中晃动,因为此刻剑崎的心脏也像是被风吹过了那样。
  
   晚上的时候,剑崎就做梦了。
  
  他梦到自己奔跑着追逐着某样被风吹起的东西,最后终于跃起把它握在了手中,他开心地敞着嘴角笑,一边把合握的手打开。
  
  里面是一张照片,被相机拍下了在风中的时刻的花。鬼使神差地,剑崎闭上眼睛,把自己的嘴唇印上去,一瞬间他却仿佛看到了无数景色。
  
  暮色降临的城市、孩子的笑容、牵在一起的手。
  
  强烈的感情让他眩晕,心脏丝毫不受控制地猛地跳动着,慢慢的全世界就只剩下他自己的心跳声。
  
  “我……”
  
   剑崎从梦里醒来,完全没有注意到汗水打湿了他的头发。他的心脏像在梦里那样,一下,一下地跳动着。
  
  他很久才平复下去。
  
  
  第二天工作的时候剑崎比之前还要专注和有干劲,在茶水间泡咖啡的时候遇到广濑,对方也忍不住跟他开玩笑,问他是否是在情人节遇到了什么好事。
  
  “是。”剑崎露出大大的笑脸,“因为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所以要在工作上加油了。”
  
   他给自己鼓足了劲,捧着泡好的咖啡出去了,只留下广濑一个人嘀嘀咕咕着“剑崎居然有喜欢的人了”“是骗人的吧”这种话。
  
   茶水间发生的事情以极快的速度在研究所里流传开了,流言中心的主角却嗅觉失灵,什么也没有察觉。
  
  空闲时候琢磨着下一次该用什么话题把对方约出来见面,相川始又一次先了一步。
  
  他给剑崎来了电话,询问他周末是否有空一起出门,虽然话题中心仍然是摄影,但是这算得上是隐晦的约会邀请,于是剑崎比往常更加期待着周末的到来。
  
  相川始和他约在一家名为蓝花楹的咖啡店里见面。
  
  剑崎踩着阳光推门进去,看到的是相川始的背影,他抱着吉他,微微弓起背,在一个小女孩弹吉他。
  
  要真论起来,剑崎是个不太有艺术细胞的人,仅仅可以分辨出是否好听的程度,在本身演奏水平不错的前提下加上厚重滤镜,使得相川始一结束剑崎就啪啪鼓起掌来。
  
  相川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而后冲剑崎点头示意,“我去拿一下东西。”
  
  “真厉害啊,好像什么都会似的。”剑崎感叹着,小女孩也跟着应和,“那是当然的,你这个笨蛋!”
  
  剑崎完全不理解自己怎么惹到了她,女孩就更加地生气了,“本来始哥应该早就回来的,结果因为等一个朋友推迟了好几天——就是你这家伙吧,笨蛋。”
  
  说完还冲他做了鬼脸,相川始一出现又立刻恢复到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剑崎哭笑不得。
  
  戴头盔的时候剑崎往上瞥一眼,女孩趴在玻璃门那看他们,剑崎又看看相川始,“那个女孩好像很喜欢你。”
  
  “天音可能把我当爸爸了吧。她和你说什么了吗?”
  
   “说你本来早就该回来了,但是因为一个叫剑崎的笨蛋又拖延了好久。”
  
  相川始戴护目镜的动作顿了一下,半秒后坦然地抬眼看了剑崎,“对,我一直在等你。”
  
   “还好我回去了——说起来我好像做得太少了,所以打算给你一份礼物。但是现在还没到时候,礼物就先暂时扣下了,我会找个好时机给你的。”
  
   剑崎笑着说完便踩了油门,摩托飞驶出去。
  
  这次拍摄的倒不是梦中的景色,毕竟作为摄影师还是得认真拍些作品出来的,而不是十足十为了自己的目的,那样就太过儿戏了。
  
   午间休息他们一起吃了三明治,相川始断断续续地说起自己的梦境。
  
  因为故事很长,那些太久之前梦到的部分已经模糊不清了,故事里的主角在阴差阳错之下,走向了一个悲剧尽头,可是最后关头却又力挽狂澜。
  
  最终的结局又悲伤又圆满,梦里的信任、哀伤、震撼,各种情绪纠缠在一起,一直抓住他的心脏不肯离去,以至于相川始能把最后分别时,对方对梦中自己说过的话一字不漏地背出来。
  
  “你就继续在人类之中生活下去吧。”
  
  “我们再也不要见面,再也不会接触……这样就好了。”
  
  那个人曾经反问过,“渴望能为某个人付出,甚至是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这不是很让人动容吗?”
  
  但是最后他宁愿牺牲自己,绝不是为了要对方一句“动容”。相川始曾经反复思考过,为什么他会奋不顾身的救下梦中的自己。 因为他爱这个世界,他是温柔的,所以他无法封印同样爱着这个世界的温柔的人。
  
   “但是我觉得,”剑崎笑着,“无论是梦里,还是梦外,你都是温柔的。你爱着这个世界,所以你的照片里虽然有神秘,虽然有孤独,但是摒弃一切的背后,是你藏起来也依然可以直击人心的爱意。”
  
  他最后压低了声音。
  
  “我原想送一朵花给你,但是我想起你,就什么也没有去做。”
  
   相川始半天没有动静,他看着剑崎,直到把剑崎看得僵硬起来,他开始思考起自己是否说得太隐晦。
  
  ——我原想送一朵花给你,但是我想起你,就什么也没有去做。
  
  这话在肚子里转过三遍,剑崎也回视了对方,他屏住呼吸,期盼着对方能够理解,毕竟直白的情话对他可能有些困难。
  
   “这就是,礼物吗?”
  
   “对,礼物。”
  
   然后剑崎吻了上去,就像梦里他亲吻那张照片一样。
  
  无数的景色浮现在眼前。
  
——————————————————Tbc.
  

评论
热度(23)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