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同人-剑始】明年的礼物

明年的礼物(天音视角,隐晦剑始,ooc有,回忆有,掺杂私心,写得超开心
  
  “怎么了,不知道喝什么吗?”
  “啊、是……”客人微微皱起眉毛,又很快放松下来,拖长了语调慢吞吞地回答,“请问有什么推荐吗?”
   “嗯,不如就杏仁茶吧,是能够让你的心灵都温暖起来的哦。”她笑了笑,继续说道,“春天还是有点冷呢,这样的饮品果然最合适了。”
   客人眼角稍稍弯起来,也像是笑了,只是戴着口罩看不太清楚。毕竟春天太容易花粉过敏了,她心想,连她出门也常常戴着口罩。
  客人很郑重地道谢,倒让她有点不好意思了,“不,并不是什么大事。”话还没说完,旁边又插入了别的声音,“今天老板娘可真是温柔呢,啊,我也要杏仁茶好了,我也想尝试一下春日里的温暖呢。”
   “对、不、起,杏仁茶已经全部卖光了!”老板娘——长大了的天音又变回了老样子,不客气地送了对方一个白眼。
  “啊呀,天音酱真是从小到大都没有变过。”
  “总是这个脾气会吓跑客人的。”
  熟客絮絮叨叨地念着,先到一步到达店里的男人冲他点点头,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天音端着杏仁茶从后厨出来的时候,那个瘦高的男人正对着木质的桌上的花纹发呆,只有一个背部剪影,和那放置在旁边的背包一起,被玻璃窗外的光包裹了。 他又一次向天音道谢,杯底和桌面磕出一点清脆的响动。
  “没关系。”她这样回答。
  
  天音回到了后厨里,开始准备给熟客的咖啡。对方是在她妈妈开店时就常来的客人了,偶尔还会逗年幼的她玩耍,已经从正值青年变成了老人家。
  如果是平常,她也还是会准备对方报上的杏仁茶的 ,可惜杏仁确实不凑巧地用完了,今天她的心情很好,但是也没办法用魔法凭空变出材料来。
  她的好心情甚至让她哼起歌来,断断续续地,她叫不出名字,只是按着心里的旋律走。 这是很久之前有人给她弹过的曲子,在缺席了她的生日后给她补上的礼物,这份礼物如此珍重,以至于今日她都清晰记得。
  天音给熟客端上了咖啡,礼节性地说了请慢用。
  
  天音想起了一个人。
  
  在她长大后,还在抽屉里翻出了剑崎写给她的纸条,它被好好地夹在一本书里,保存完整。她不是爱看书的个性,因而也遗忘了这张纸条很长时间,直到有次收拾东西时它从书页间掉出来。
  “こんど”
  剑崎哥是空手来的,虽然抱怨了是广濑和虎太郎没有告诉他,却被无情地拆穿,“早就说了,是剑崎忘记了”。
  她打开纸条,对方向她道歉,但是她也仍然说了谢谢,于是剑崎哥露出一个笑容。
   是一个很温柔地笑容。后来她想,可能这就是命运吧,明明大家都记得,却只有剑崎哥忘记了礼物什么的。
  其实相比起来始哥,她对剑崎的了解和关注都很少,以至于某天突然想起来剑崎哥很久不来喝咖啡了,才被告知对方出门旅行的事情。
  那不过是哄骗小孩子的话。
  剑崎从那时开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今天是天音的生日。
  
   天音并不感到很难过,只是再回想起来,总觉得有点惆怅,这种感觉就像是太阳下的冰棒,还没来得及好好珍惜对方就已经消失不见。
  有一段时间,街头经常出现怪物袭击人类的事件,每个人都惶恐不安,蓝花楹也少有人光顾。
  她经常趴在桌面上,在阳光下昏昏欲睡。
  有怪物闯进来时,剑崎哥及时赶到了,她和妈妈被带到了农场里房子的阁楼,虎太郎语气严肃地让她们尽量待在里面,不要出门。
  小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只懵懵懂懂地体会着恐惧的心情和众人间压抑的气氛,她感到出了大事,一直担心着始哥的安全。
   幸运的是,始并没有出事。
  也多亏了虎太郎的书,让她知道了一切,即使没有直接证据,她也相信着这是曾经发生在众人身上的隐秘又伟大的事情。哪里需要什么证据呢,只要想起记忆里众人凝重的脸色就完全明白了。
  书里的结局皆大欢喜,代表正义的假面骑士战胜了黑暗,人类得以被拯救。她却敏感地察觉到书外并非如此,因为剑崎哥的消失。
  多年过去,她早已经不记得剑崎哥什么样子了。
  
  她只记得那天晚上的生日会,剑崎递给她的纸条和模糊的笑容。
  “こんど”
  但是此后的每一年,她都没有收到剑崎的礼物。
  
   就算是在始哥离开的时候,她也不太感到难过,虎太郎甚至以为她会像小时候一样哭泣,但是泪水并没有流下来。
  她的心情和多年前得知剑崎离开了的时候重叠了,又有一些不同,虎太郎很高兴地说她长大了。
  或许吧,即使是无忧无虑的天音也有长大的一天。
   她甚至露出了一个微笑,始哥看起来似乎想说什么,最终也只是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老板娘,红茶好了吗?”
   客人的催促打断了她的回忆,她嘴里“好了——”地答应着,一边把茶端了出来。
   无意间瞥到,坐在窗边的客人一点也没有动过杏仁茶。
  
  午间是最清闲的时候。
  玻璃窗上的雾气早已散去,外面的太阳很好,艳艳的颜色显得有点不真实。
  天音吃过饭,坐在阳光晒得到的地方,像小时候那样,慢慢地睡着了。 她什么也没梦到,空空地,只有店外的花香温柔地摸了她的头发。
   她的好心情持续了很久。
  下午第一个客人推门而入,在她的推荐下点了杏仁茶。
  
  “こんど”
  她回想起来。
  
  虎太郎曾经用“hero”这个词形容他书里的主角,也间接地描绘了剑崎。大部分人眼里是如此,甚至长大后知道一切的她自己眼中也是如此。
  但是在始哥的眼里,剑崎不仅是这样的。 天音察觉得到区别,她很好奇,却克制了自己发问。
  但是今日她有点无师自通了。
  真正的剑崎不是一个符号可以代表的。
  
  天音看见窗边的客人把茶一饮而尽,拿起背包走过来,他长得瘦瘦高高的,摘下了口罩的脸上是年轻人的样貌与姿态,一双眼睛里散发着温柔的光芒。
  
   “茶很好喝,谢谢。”
  “多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啊,这个。”熟客突然拿着一个礼物盒子走过来,“这是刚才的客人留下的,可能忘记带走了。”
  “不,这个是给我的。”
  
  那个告别的时刻,不知为何,她隐去了对对方的称呼。
   多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剑崎哥。
  
————————————————END.
三刷发现有个挺虐的地方,天音收不到剑崎的礼物,大家都记得,只有剑崎一个人忘记了带礼物,后来也没办法收到了
如果是剧场版结局,那天音就收不到始的礼物()
卡了很久开头,终于顺利地写出来了,写得很开心,希望大家看得也开心
那句日语是剑崎写的下次给天音补礼物,可能有错x

评论(19)
热度(21)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