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同人-剑始】Polar aurora 14

blade同人-剑始 ,ooc有,日常剧情扯淡,有种快完结的节奏
  
#14
  剑崎最后的视线停留在黄昏的天空上,那里被火舌舔出了一层晚霞。
  他昏昏沉沉地,却并没有完全陷入昏迷中,至少他还分辨出了自己身在梦里,意识清醒而身体却不受控制。
  他梦到了一个轰隆下着大雨的晚上,他坐在窗边,他的寡言而可爱的恋人睡在他的腿上,安安静静地,胸膛平缓地起伏。而剑崎自己看着外头已经持续了非常久的大雨,玻璃映照出他们依偎在一起的样子。
  看起来温馨中又透着一丝诡异,压抑的气氛搅得剑崎心神不宁,他焦躁极了,简直想要起身来回走动以缓和自己的情绪。然后他便突然发现,一直睡在他腿上的始突然不见了。四周的黑暗粘稠地挤压过来,剑崎恐惧极了,但是他自身还是渐渐被黑暗完全吞噬……
  剑崎被这个结局吓得猛地醒过来,起身不到一半又无力地躺了回去,龇牙咧嘴的样子逗得相川始有些好笑。一直在旁边等待剑崎醒来的橘朔也等人立刻围了上来,剑崎有些惊讶,不明白怎么这么兴师动众的,他的目光扫了一圈,随即露出了更加惊讶的神色,“乌丸所长?”
   失踪已久的乌丸冲他点点头,“剑崎,你觉得身体如何?”
   “还不错,就是有点累。”
   乌丸所长归来是件令人高兴不已的事情,但此时他把众人聚集在一起,却是为了另一件事情。
  乌丸所长把blade的觉醒融合器拿出来,剑崎还不明所以,他叹口气,“觉醒融合器不是我交给你们的。”
   剑崎瞪大眼睛,转头去看橘朔也,他也是一副惊讶的表情。他上前一步,问道,“不是?”
   “对,不是。”乌丸面色凝重,他没回来时听橘朔也说过一些目前的情况,可他没想到自己一不注意,竟然就被钻了空子,“觉醒融合器可以提高战力没错,但是后来我发现它也有很大的缺陷,长期使用可能会对人体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考虑到这点,我一直没有把它给你们。”
   “但是,前不久我发现它无缘无故消失了,我预感到有些不对,橘朔也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我还是不放心,于是尽快赶了回来,正巧遇到剑崎。”
   使用了觉醒融合器战斗,对身体的消耗比以前巨大得多,最开始解除变身后剑崎只是觉得肌肉酸痛,后面慢慢发展到解除变身后就会昏倒的地步。幸亏乌丸所长遇到了昏迷的剑崎,将他带了回来,同时还发现了消失不见的觉醒融合器。
   剑崎一愣,因为Undead频繁出没的原因,他一直将自己劳累的原因归结到频繁的战斗上,没想到真正的原因却是在觉醒融合器上。
   前因后果解释清楚,一时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来路不明的觉醒融合器上,剑崎之所以轻易地使用了它正是因为这是一个自称乌丸的人寄给橘朔也,希望他可以转交给剑崎。因为橘朔也乌丸两人一直互通音信,所以橘朔也并没有起疑,立刻把觉醒融合器交给了剑崎,而剑崎对此更加没有放在心上,一直放心地使用着觉醒融合器。
  可是,究竟是谁将它寄来的?是那个不曾露面却操控着全局的人吗?
  过度使用觉醒融合器,又会对剑崎的身体造成怎样的伤害?
   气氛有些沉默,剑崎知道大家在想什么,但他并不是那么的介意,“没事的没事的,不用那么担心啦。”
  事实上到这一步已经看不见退路了,Undead出现得越来越多,颇有大战前的气势。训练已久的高中生睦月已经加入战斗中有一段时间,相川始也无奈加入了他们的队伍,而剑崎,又怎么可能冷眼旁观这一切呢。
  剑崎偶尔也幻想把背后的那个人揪出来狠狠揍一顿以泄心头之愤,心情就会因此平缓许多。而最令他感到安心的,是相川始的陪伴。
  偷得闲暇的时候,他们便默契地暂时遗忘那些诸如战斗之类的关键词,也尽量忽略剑崎解除变身后越来越严重的昏迷。日子过得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他们一起去雪原取景,已经是深冬,茫茫白色覆盖了泥土,同时又孕育着春天的生机勃勃。相川始呼着雾气,第一次向剑崎讲述了他在这个雪原上发生的事,他接过了栗原晋手里的照片,成为一切的开始。
  收拾器材的时候,相川始难得地起了捉弄剑崎的想法,借着掩护偷偷把一捧雪搓成雪球,然后趁着剑崎不备把雪球塞进他后衣领里。
  被偷袭的剑崎反应不大,倒是他自己,被剑崎的报复冷得浑身都哆嗦了几下,耳朵都变得红通通的了。剑崎有点后悔,忙把人拉回来,拿自己捂着对方有点冰凉的手。
  相川始竭力保持着平静又一无所知的表情。
  剑崎的手很温暖,丝毫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
  
   一切都像是倒置了。
  原本自以为是Undead的相川始其实可能是人类,原本是人类的剑崎正在逐渐Undead化。
  
  比起初见的时候,剑崎成熟得多,他十分迅速地成长为了一个合格甚至称得上优秀的假面骑士。
  返程的时候,脚踩在松软的雪上因为重力的吸引而深深地陷下去,他的思绪也一齐陷进回忆里。
  在讲出雪原上发生过的事情之后,相应的,剑崎也说了一些相川始不知道的事情。
  一见钟情听起来那么不靠谱,却又真实地发生了,就在那个抬头对视的瞬间,剑崎讲述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 他不知道的是,他是如此,相川始也是如此,否则他们根本不可能有一个字的交谈。
  人生往往充满嘲弄和讽刺。
  相川始想,这究竟算什么呢?
  两条平行线被恶作剧般地相互交叉,以一见钟情为交点,此后他们的命运是会一直纠缠下去,还是有其他的选择?
  如果是以剑崎变成Undead为终点——相川始想起他和剑崎一起看的一部电影,主角最后放弃了做人类,成为了孤独又伟大的hero。他感到悲哀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主角怀有的巨大的勇气,但他不希望剑崎如此,他甚至感到后悔。
  他也背着剑崎偷偷查阅了南极的资料,南极大陆是世界上处在最南端的板块,而最靠近南极大陆的是南美洲的乌斯怀亚,常年都有人去那里观看美丽的极光。他想过到时候他们一起努力攒钱去那里的样子。
  但此刻乌斯怀亚变成了传说中的理想国度,变成了童话里美人鱼化作的一串泡沫,遥不可及。
——————The Tbc——————
  
  
  
  

评论(4)
热度(15)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