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同人-剑始】Polar aurora 13

blade同人-剑始 ,微虎雪,好的又ooc得爆炸了,剧情非常扯淡
  
#13
  
   在找吉永美雪之前,他们先去找了虎太郎,虎太郎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大事,看这架势还有点紧张。
  
  更早之前,剑崎打电话通知了广濑,说明了他和相川始吃饭时的讨论。广濑似乎还对相川始存着戒心,可惜劝阻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挂断了电话,这个举动不礼貌极了,剑崎和相川始却相视一笑。
  
  见面地点约在街边一家小店,外头的樱花树掉得干巴巴的,穿着及膝裙的女高中生挽手结伴从窗外走过,嬉笑的声音直穿进耳里。
  
  虎太郎冲他俩挥挥手,示意自己的位置,他的面前已经摆好了一杯牛奶,看起来似乎是没来得及等到他们就偷喝过了,嘴角留着没擦干净的奶沫。他犹不自知,脸上挂着笑容,看起来跟个小太阳似的。
  
  相川始知道自己过去反而会让虎太郎紧张,只让剑崎一个人去了,他自己去别的地方逛逛,没敢走太远,都在剑崎的视野范围之内,以免发生像上次一样的意外。
  
  剑崎给自己点了一份咖啡,虎太郎兴致勃勃地问起了很久之前没得到回答的问题,他有点八卦剑崎和相川始的感情。等他问完了,整个人放松下来,剑崎才微微笑着开口,说出自己的目的。
  
  “虎太郎,你知道吉永美雪是Undead对吧?”
  
   虎太郎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慢慢放松脸部肌肉,笑意却一下子垮下来,露出难得的严肃表情,“嗯。”
  
   他诚恳地认了错,“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我真的单纯以为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有一她的车坏了,我正好经过,就上前帮忙修理,这才认识的。但是她真的漂亮又有气质,香水味道也特别好闻,那天我几乎都不敢看她……”
  
   “后来确定关系之后,我才发现她是Undead,我很惊讶,也很失望,因为我对Undead在印象实在糟糕。我和她就断了联系,但是出于私心,我把她是Undead的事情隐瞒了下来,我很矛盾,因为我的私心,可能会害死无辜的人类……”
  
  虎太郎的声音低下去,不像剑崎和相川始,吉永美雪确实是会做出伤害人类的事的,他也没办法像剑崎一样完全没有保留地信任对方。
  
  “再后来,她有次受了伤,我又正好经过,没办法丢下她不管,救下了她。包扎后我问她能不能不要伤害人类的时候,她没有立刻答应,回答得很模糊,但是态度松了些,我又觉得我是不是应该相信她,就算是Undead,也会有好人的不是吗?”
  
   “就像相川始,我对他一直有偏见,因为天音对他实在太偏心了。”虎太郎嘟嘟囔囔着,剑崎听得心里好笑,他明明还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但是就算比如此,他也并没有做出真正伤害天音和其他人的事情。广濑小姐和我说了,他也是Undead。”
  
   “就算是Undead又如何,也会有值得我们付出信任的人。”
  
   剑崎总算搞明白虎太郎的态度,他其实有点像许久之前的剑崎:怀揣着对对方的爱意,一腔热忱,又付出自己的信任,相信对方不会辜负自己。
  
   “话虽如此,我还是很担心。我害怕这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梦,如果我的信任错付,如果一切只是一厢情愿。”这样的后果是让人无力和心惊的,或许在某个未知的地方,就有人类死去了。
  
   剑崎最后还是选择了安抚虎太郎,无论他选择的身份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假面骑士,“我知道了。”
  
  剑崎没有把心里仍然保留的戒心告诉虎太郎,尽可能用轻松一些的语气告诉对方牛奶再不喝就浪费了,以此作为两人的告别。走过一桌桌欢声笑语的客人,外头是和煦的阳光,在街的另一边,相川始坐在树影斑驳的长椅上。
  
  和吉永美雪的见面约在下午,中间还有好几个小时空闲。
  
  剑崎便拉着相川始去约会,给他买热饮和小吃,看他被章鱼丸子烫得嘴巴动来动去,好不容易咽下去第一句话却是对海草的疑问,剑崎哈哈大笑。
  
  相比起他摄影时的从容不迫,接吻时的坦坦荡荡,出来约会居然显得有些拘谨,他没有见过和尝试过的事情太多了。坏心眼的剑崎甚至觉得,这样子的相川始可爱极了。
  
  他迫不及待地希望,一切的结束能够早点到来。
  
  
  考虑到相川 始如今在外人眼里的身份,依旧是剑崎和吉永美雪交谈。 比起不设防的虎太郎,吉永美雪的身份敏感得多,她的话和态度也要用更多心力去揣摩。
  
   剑崎意料之内的是,吉永美雪果然知道更多的内情。
  
  她考量再三,还是说出了自己已知的大部分的情况。
  
  “其实之前Undead对相川始的围攻是被人引导的,有人放出消息,我也不清楚是谁,Undead按计划做这些也不全是无脑的举动,我们都在试探,试探那位放出消息的人,也试探如今的Joker。但是得到的反馈却不容乐观。”
  
   “包括很久之前Undead的一些的举动。袭击Board是一个节点,我开始察觉到有人在控制事情的走向,还有很多人意识到得更早。Undead的行动都在控制和引导之下,很多时候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但是我会选择和你们站在一起,不是因为虎太郎,而是这场战斗有问题。被再次解除封印后,所有人都以为极限之战再次开始了,我们互相战斗,但是奇怪的是,能够封印我们的却只有假面骑士,命运之石迟迟没有现身。这场战斗是不公平的,最终获胜的只会是拥有骑士系统的人类。我不过是做出最大的打算,赌一把,我的力量太弱,所以不得不依附你们,那些更强大的Undead都还在观望,但是很快他们也会有动静了。”
  
   而后吉永美雪要求,尽可能地保护她,“那位强大的人几乎是无所不知的,说不定隔桌的客人立刻就会把我们的话透露给他。我猜虎太郎已经对你坦白了,那么接下来就麻烦你,保护一下虎太郎的可能会受到威胁的恋人了。”
  
   不止是吉永美雪,更多和他们有牵扯的人都处在危险中,谁也不知道那位迟迟不肯露面却又把控着全局的人下一步计划会是什么,。他们现在的举动是否在他的把握之下,也是说不定的事情。
  
  吉永美雪所说的“动静”很快得到了证实。隔日,一封装着chalice的快件被寄到了相川始手中,寄件人写着经常同他联系的杂志社的编辑的名字。
  
   一张无形的网终于被其中的鱼儿窥得部分,剑崎和相川始心里都有些焦躁,网正在收紧,他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否能逃出去。
  
——————The Tbc——————
  
  
  
  
  
  
  

评论(5)
热度(16)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