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同人-剑始】Polar aurora 05

blade同人-剑始 ,微虎雪
ooc注意









  
#05
  如果说出喜欢的话,是不是太直白了呢?
  
  但是如果直接行动的话,比起说出口直白一百倍,更加让人面红耳赤、口干舌燥。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说是吗,剑崎君?
  
   “剑崎。”
  
   靠得太近了,相川始有点不习惯,他转了转头,眼神在两人黏糊在一起的影子上转了一圈,又转过来直视着剑崎。
  
  他还是没有什么表情,神色平平淡淡的,但似乎和平常也有些不一样。尤其他的眼睛充满信任地抬着看向你的时候,就觉得仿佛鬼神迷住心窍似的,顺理成章地做了亲吻对方这样的事情。
  
  剑崎闭着眼睛,像个小孩子一样贴着对方的嘴唇,然后他被舔了一下,猛地睁开眼,发觉对方根本没有闭上过眼睛。 他稍微往后退来点距离,相川始看着他,没有抗拒的动作和神色。
  
   其中传递出默许的意思。
  
   剑崎复又靠近去,他其实没有接过吻,舌头像只躁动的小动物似的一片乱闯,他被回应着慢慢平静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着对方。
  
  温柔。
  
  在相川始喘气的时候,剑崎就亲吻着他的嘴角,亲吻他因为不断吞下唾液而上下滑动的喉结,接着往下。 他把对方的外套拉开,滑到臂弯的地方,试图在肩膀上啃出个什么痕迹,一手从贴身的背心下摆伸进去,从腰一路摸到后背。相川始有点想躲闪开,但被他自己忍住了。
  
  剑崎舔了舔某个地方,像个幼稚的孩子一样回敬了对方。他重新和相川始接吻,交换唾液,交换心底没有说出来的感情。像秘密,又不像秘密,毕竟秘密哪有如此光明正大的呢?
  
  剑崎的身体也被胡乱地摸着。
  
  “你穿这么少,都不冷的吗?”
  
  “不冷。”
  
  剑崎掩饰性地咳了一声,把对方的衣服拉好。手还放在他腰上,既没有要收回来的意思,也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沉默了半响,相川始若无其事地收回手,“太瘦了。”
  
  剑崎不好意思地抓抓脸,把相川始推去洗澡。
  
  接吻时的触感还停留着,他的舌头舔过牙齿,带着一样的三明治的味道。
  
   剑崎小小的在心底叫了一声,捂住自己发烫的脸。
  
  洗漱完之后,在看到那张小床的时候,相川始突然呆了一下,剑崎意识过来,他答应他的请求大概是一时冲动。
  
   最后剑崎睡在了榻榻米上。
  
  他本该早早睡下的,但是无论如何大脑都有种兴奋感,他偷偷睁开一条缝,去看睡在床上的相川始。即使隔着帘子,那里的月光也过于耀眼了,让他没办法看清楚。
  
  这会不会是个梦?可能是吧,是一个梦。
  
  “始?”
  
  声音很轻,迅速飘散在空气里,剑崎都要怀疑自己是否有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得到了确定的回复。
  
  “怎么了?”
  
  “那个……你、你家是在哪里?”
  
  相川始费力地思考了一会,“不知道。”
  
   “只记得是很遥远的地方。”
  
  然后他闭上嘴巴,不去说那些对常人来说太过不可思议和血腥的东西。
  
   他记得很清楚,但是过了那么久,又觉得模糊异常。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时间,哪怕是不老不死的怪物也会迷失其中,这是神降下的旨意。
  
  剑崎跟他讲起了自己的家庭,美满幸福,后面的一切则被他隐去了。
  
  声音那么轻,宛如情人间低低的呢喃。
  
  剑崎睡着了。
  
  隔日他收到久未联系的虎太郎的电话,他被兴奋的虎太郎邀请去家里吃午饭。
  
   “发生什么好事了吗?”剑崎开玩笑,“难道找到女朋友了吗?”
  
  “嘛,算……算是吧……总之一定要来哦!”说完利落地挂了电话,剑崎一脸瞠目结舌的表情,为“虎太郎居然找到了女朋友”这个消息震惊不已。
  
   邀请的都是虎太郎的朋友,彼此之间也都非常熟悉,这顿饭吃得十分轻松而愉快。
  
   尽管虎太郎控制了一下,还是不可避免地流露出小小的得意,朋友们温和地包容着他这一点点的肆意。他的女朋友是个历史研究者,身上喷着好闻的兰花香水的味道,看起来温和无害。两人般配极了, 大家都替虎太郎由衷地感到高兴。
  
  每个人都笑得那么开心。
  
  饭后的甜点非常可口,剑崎忍不住多吃了几块,吃到一半广濑打来电话,通知他Board解散的消息。甜点也吃不下去了,剑崎差点被噎住,等他缓过气,广濑又重复了一遍,她知道剑崎肯定难以接受这个消息。
  
  “是真的,确实已经解散了。这个月的工资应该打到你的卡里了。”
  
  剑崎沉默了会,他关心的不是工资的问题,Board的解散似乎是早就定下的,他很早就有了预感。
  
  “我知道了。”
  
   他这么回复广濑。
  
  “剑崎,不要胡来,这可能……可能是注定好了的。”
  
  他没有像广濑设想的那么暴躁和愤怒。
  
   剑崎回去的路上,倒是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命运总是有这样接二连的奇妙的安排。 对方也是有几分惊讶的,惊讶过后便回应了剑崎的招呼。
  
  “剑崎君,好久不见。”
  
   剑崎立刻询问了关于橘朔也的去向,他隐隐觉得说不定橘朔也就在小夜子那里。
  
  小夜子笑了笑,“橘在我家里,这两天正打算来和你见面,方便的话就顺便搭我的车一起去吧。”
  
   正如他所想,剑崎一下就高兴起来。
  
   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近三周,橘看起来苍老了不少,小夜子轻轻推开门,冲剑崎抱歉的笑了笑,轻声道,“抱歉,他最近太累了。”
  
  即使如此,小夜子也不得不叫醒橘,把谈话空间留给了橘和剑崎,自己则走进了厨房。
  
  剑崎坐下来,捧着桌上的茶水杯子,一天之内发生了这么多事,现在反而有点不知道要问什么了。
  
  橘朔也先开了口,把事情大致讲了一遍,补充了更多的东西,随后把一样东西拿出来。
  
  “腰带!”剑崎差点叫起来,他看了看腰带,又看向橘朔也。“橘前辈……原来是你拿走了腰带,难怪我没有找到。”
  
   “是的。它留在Board太不安全了,所以我想先由我带走它再交给你。”橘朔也示意剑崎收好腰带,“剑崎,和Undead战斗是件艰巨的任务,但是——我对你有信心。”
  
   剑崎重重地点头,他注意到橘朔也的欲言又止,贴心的没有追问。
  
   两人又聊了一会,话题最后还是聊回到“Board”、“Undead”上来。
  
   “橘…橘前辈知道Board解散的事情了吗?”
  
  橘朔也瞪大眼睛,他做出思考的样子,剑崎没想到他还没有得到这个消息,一时有点惊讶,“你还不知道吗?”
  
   “嗯……毕竟脱离了有段时间了……剑崎,可能这就是命运的安排,Board逃不掉解散的结局的。”
  
   橘朔也苦笑,他意指Board不听劝告、一意孤行,但在剑崎耳中,却又嗡嗡作响。
  
  “啊,真是可怜的孩子呢。”
  
  剑崎这会真的有点不知所谓的愤怒涌上来,他压抑着问,“难道橘前辈离开,也是被安排好的吗?”
  
  “对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很辛苦吧。”
  
  橘朔也想起他被一次次的利用,他总是相信着Board,“我不知道。可能吧。”
  
   “但是这都是命啊……”
  
   不,不——
  
——————The Tbc——————
后面的更新可能会慢非常多……

评论(7)
热度(14)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