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同人-剑始】Polar aurora 04

blade同人-剑始
  
#04
  剑崎跟相川始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但关于Board,糟糕的消息却接二连三。Board的一个分部受到了严重的攻击,接到消息的剑崎迅速赶到了现场但还是晚了一步,虽然许多人不再来Board上班,但还是有人员伤亡的情况出现。
  
  这样的攻击根本不是人类干得出来的。剑崎检查着受袭情况,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地面和墙壁有许多漆黑的凹陷,实验仪器被巨力砸得东倒西歪,损坏严重根本没办法继续使用了,死者伤口诡异,而幸存下来的人双目呆滞,一动不动,嘴里还怪物怪物地喃喃着。
  
  剑崎只能想到一个原因——是Undead。他的脸色难看起来,死亡刺激到了他的神经,愤怒和无力感交织着,像网一样罩住了他,让他连呼吸都觉得喉管和肺部被刀刺入。
  
  他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他想起来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那被掩盖在许多快乐记忆之下的,不为人知的往事。他想起第一次正式使用腰带,力量却完全无法跟Undead抗衡的场景,想起来刚才见过的被Undead杀死的人。
  
  脑海里既混沌又清醒。
  
  一股恨意在他的胸腔里升起,他第一次这么渴望着腰带的力量。
  
  想要变强,想要保护他人。
  
  他想要拿回腰带。
  
  “剑崎!”
  
   是广濑。她显然也是急匆匆赶来,气都还没喘匀,“剑崎,这里情况怎么样?”
  
   “挺严重的。”剑崎大致跟她讲了一遍,广濑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这种情况是他们始料未及的,也是对Board的一个巨大打击。
  
  很快有更上头的人来清理现场,转移伤员。 广濑拉了拉剑崎,在那些人看到他们之前离开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和橘前辈都突然消失了?而且Board接连发生变故,却没人出来控制局面。乌丸所长又去哪里了?还有………”
  
   对方显然焦虑极了,广濑听完剑崎一连串的问题,才开始慢慢解释。
  
  “剑崎,很抱歉我们隐瞒了你很多事情。”
  
   “橘现在已经离开了Board,但他现在出了点问题,我也不太清楚他究竟在做什么。处于安全考虑,我们几乎切断了和你们的所有联系,不是因为不信任你,而且这也可能给你带来麻烦。”
  
  讲到这里,剑崎又要按耐不住自己发问,广濑继续说了下去。
  
   “乌丸所长也遇到了麻烦,先去了别的地方。Board的事情……”广濑整了整思绪,又犹豫了一下,“接下来要讲的事情,剑崎,我其实不希望你掺合其中,但现在看来也没办法了。”
  
   “Board一直在研究人类的历史,这你也知道。后来不知道怎么,误打误撞地,得知了Undead的存在,随后开始了对Undead的研究。”
  
  “但是越是研究,就越发现,可能人类的历史可能和书上写的相差甚远。Undead便是最好的证明,历史上没有任何的东西有提到过它们的存在,Board的研究员甚至查阅了非常多古籍来确认这点,但通过研究,证实Undead是非常古老的生物。”
  
   “大概是几年前,我父亲离奇失踪,我就加入了Board。一直到今天,也还有数量不明的Undead存在,甚至有时候还会袭击人类。”
  
   “Board决心开发腰带,garren就诞生了,橘作为合适者,立刻投入了与Undead的作战,随后是blade和新研制出的leangle。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线索暴露,Board慢慢陷入了危险的处境之中,如今不过体现得更加明显了。”
  
  “前段时间橘和乌丸所长起了争执,他带走了很多东西,Board的情况也越来越不容乐观,这次也是Undead的杰作……”
  
   “自从Board开始研究Undead,人员就不断失踪,人类受到不明生物袭击,资料凭空消失,这背后肯定有强大的势力在控制着局面……”
  
   广濑花了很长时间才说完这一切,迷题解开了一部分,但还有更多的迷题等待着剑崎。
  
  同时广濑拜托了剑崎另一件事,和她一起去察看Board本部,那里有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密室,连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是她无意中偷听到的。广濑觉得那里可能会有很多线索,剑崎便和她约好了再次碰面的时间。
  
   隔日,对本部的探查毫无所获。
  
  剑崎和广濑不死心,打算下次再来。
  
  和广濑道别之后,剑崎往自己的出租屋走去,他苦苦思索着已知的线索,希望可以发现被遗漏的信息,以至于他踢到自己被扔到屋外的行李时有一瞬间的懵逼。
  
  屋门被哐当一声打开,露出凶巴巴的中年妇女的脸,剑崎怂了一下,接着就听到房子不再租给他的噩耗。
  
  剑崎急忙想要解释,房东却完全不给机会,骑着小电动只给他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剑崎惨叫着把自己头发抓得一片糟,他查了查银行卡余额,只剩下十日元不到。
  
  好歹他在也算半个假面骑士吧,为什么每月的薪水却少得可怜。
  
   最终只能懊恼的抓着头发,抓起行李,打算去公园的长椅或者地下人行通道凑合一晚上,索性今天的天气很好,到了晚上大概还能数着星星入睡。
  
   剑崎没有抱怨什么,他的行李里也没有什么可偷的,随意地放在了椅子下面,他摸出一份很久以前买的报纸,摊开往脸上一盖,裹紧了外套迷迷糊糊地就要睡过去。
  
  如果他就这样睡下去,大概明天就会因为半夜骤降的气温而生病。但是总有遥远的神秘的力量带给剑崎不一般的好运——暂且都把一切的功劳归给神好了。
  
   入睡没多久的剑崎就被叫醒了,对方把被风吹掉的报纸捡起来,什么都还没问剑崎就把事情地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一个工资遭拖欠、无家可归的、心力交瘁的、可怜巴巴的剑崎。
  
   相川始把他随手塞在长椅底下的行李袋拖出来,再把折叠好的报纸塞回剑崎手里。 总之,最后好心的摄影师收留了流浪犬剑崎。
  
  剑崎又回想起最初见面的时候。
  
  一片漆黑,进门后相川始先拿了拖鞋给剑崎,然后摸到门边的开关把灯打开。
  
  “打扰了——”剑崎东张西望四处打量着。
  
  “东西放这里就好。你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有。”
  
   晚饭是两个三明治,是从商店买来的,剑崎看到价格时无限惆怅,他已经穷得连一个三明治都买不起了。
 
   相川始吃东西的速度比剑崎快一点,没两下就解决掉了,他把嘴边的碎屑抹掉,转头忙起了自己的事情,也无非是在挑选相机里合适的照片罢了。
  
  剑崎吃完,好奇地这里摸摸那里碰碰,这倒让他看到一个有趣的东西。然后再感兴趣似的凑到相川始身边,照片拍的是美丽的花,剑崎假模假样地看了一会,视线又不老实地转移到相川始的身上。
  
  没几分钟,相川始丢下相机,打算去拿睡衣洗澡。
  
  “始!”
  
  他不明所以地转过头,剑崎就站在他身后。
  
  他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说喜欢吗——好像太直白了点。
  
  “怎么了?”
  
——————The tbc——————
写着写着就把时间写错,害得要各种修修补补
本来是有两个片段想写,一个前段在下一章(想了好多次果然写的很顺)一个片段在结尾(非常怀疑还有没有写出来的机会←_←),后来想着干脆补成完整的文,开始打算是傻白甜,后来脑洞开大了……挽救不回来了……
  
  
  

评论(1)
热度(15)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