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同人-剑始】Polar aurora 02

blade同人-剑始
ooc注意













  
#02
  Board的工作突然繁忙起来,剑崎作为研究员忙得几乎脚不沾地,把相川始全忘在了脑后。
  
  橘朔也作为Board非常重要的核心成员,已经连人影都见不到了,剑崎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听说那个一进来就被橘朔也指导的高中生也被移交给了别人。
  
  广濑也是难得见到面,她已经连妆都不画了,眼睛下面两个挂着黑眼圈。剑崎给她端来了水,她咕咚咕咚地喝完了,然后躺倒在沙发上,看起来累得够呛。
  
  歇了好几分钟,剑崎才开口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橘前辈最近都看不到人了,而且……现在Board的气氛很奇怪。”
  
  剑崎犹豫了几秒,还是问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
  
  广濑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脸色完全地变了,剑崎突然意识到这件事可能比他想象的严重得多。对方交握着杯子的手轻轻磨蹭着杯壁,“剑崎,实际上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怎么了,……总之,你最近要小心一点,千万不要犯错。”
  
  “我知道的太有限了,能告诉你的不多,但是你自己一定要小心为上。别人要说什么就让他们去说吧,我们也管不了别人。”

   剑崎答应了广濑,她的脸色缓和下来,又重新躺回沙发,顺便指使剑崎再去给她倒水。
  
   不久之后剑崎就明白了广濑的话,但 现在他还不断在心里揣测着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几日听说的流言蜚语充斥在脑子里,乱糟糟地完全理不出头绪。
  
   思绪纷飞的时候摩托已经差点闯过一个红灯,剑崎急忙踩了刹车,车轮堪堪在白线处停下来,一辆货车正从面前飞速驶过。
  
   太惊险了。剑崎松了一口气。
  
  “剑崎!”
  
   另一辆摩托也在白线处刹了下来,是相川始,因为戴着头盔说话声音显得有点闷闷的。 他大概是把刚刚的情况都看到了,“开车的时候不要分心。”
  
   “嗯……因为有点烦心的事情。”剑崎含糊地回答了,他倒没想到会遇上相川始,“你怎么在这里?”
  
   “出来给天音买礼物。”对方顿了顿,才解释下去,“上次生日走的时候忘记跟她道别了。”
  
  “那倒是我的错了。说起来也有我的份,正好我下班了,一起去吧。” 剑崎立刻反应过来相川始的意思,一时也觉得有点对不起天音了。
  
   正好绿灯亮了起来,两辆摩托并行着驶出去。
  
  “天音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相川始考虑了一下,道,“我也不是非常清楚,所以才打算先过来看看。”
  
   剑崎有些吃惊于他的回答,他原本还以为两人非常的熟悉呢,“那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这个年纪的小女孩会喜欢什么呢?”
  
   剑崎认识的女性不多,唯一熟悉一些的广濑却打不通电话,和相川始走得近的也是寥寥可数,如此一来求助于别人这个办法就完全行不通了。
  
  “真是有点伤脑筋。”
  
   剑崎抓了抓耳后的头发,摆出苦恼的样子,抬头却发觉相川始正看着他,“怎么了,我头发上有什么吗?”
  
  “有树叶。”
  
  相川始说着伸出手,弄了弄剑崎的头发,但是手里什么也没抓下来。
  
  “刚刚掉下去了。”
  
  他这样向剑崎解释,剑崎盯着他看了两秒,倏地笑了出来。
  
  “谢谢你。”
  
   相川始闭上嘴巴不讲话了,剑崎笑得他有点恼羞成怒,而且剑崎笑得越来越大声,越来越过分,到最后甚至弯腰蹲了下去。
  
   等剑崎笑够了,可怜巴巴地蹲在地上朝相川始伸出手去,“笑得没力气了,起不来。”
  
  简直跟大型犬撒娇一样。
  
  相川始把他拉起来,剑崎终于意识到自己做得有点过分,结结巴巴地道了个歉。意料之中的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你生气了吗。”
  
   相川始随便拿起一件东西来敷衍,“没有。我只是在挑礼物。”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开始挑吧。”
  
   剑崎拿起来一个假面骑士的面具罩在面前,怪声怪调地说道,“你生气了吗?”然后右手换上另一个面具,闷闷地自问自答,“我没有生气。”
  
  “明明就是生气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
  
   “现在你愿意原谅我了吗?” 剑崎罩着第一个面具晃了晃脑袋,把第二个面具放到相川始的面前,以自己原本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现在你愿意原谅我了吗?始。”
  
   面具上眼睛的部分是半透明的,看得到对方的 眼睛——剑崎的眼神看起来认真极了,又带着难以察觉的微微的温柔——像春末转夏的风。
  
  任谁都不可能生气了。
  
  相川始笑起来,“好了,做正事吧。”
  
  剑崎和相川始开始认真挑选起来 ,但是看来看去总也看不到合适的。黄昏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另外一条街,铺满的银杏叶和渐隐的太阳光泛出金色的光芒。
  
  他们顺便在街道旁的长椅上休息了一会,太阳突然就彻底沉了下去,空气氤氲着淡淡的蓝色,夜幕降临了。
  
  剑崎大咧咧地往后舒展着四肢,然后肚子咕噜噜叫起来。
  
  两个人都还没吃晚饭。
  
  临走之前,相川始捡起地上的一片银杏叶,塞到了剑崎的手里。
  
  “大自然的礼物。”
  
   金色的树叶。
  
  剑崎回去以后,仔细地清洗了银杏叶,这是一片很完整、没有被虫蛀过的,金黄的颜色浓郁得恰好。
  
  那片叶子在某个日子里长出来,然后在秋天变成金黄色,随后落到了土壤之上,静静等待着被分解做肥料的那一天。
  
  它的命运被一只人类的手改写了,它被捡起来,暮色怀抱着它,被送到了了另一个人类的手上。剑崎把银杏叶清理干净,然后放在了窗口。第二天早上,树叶已经不见了,它的奇妙的旅程结束了。
  
  不久之后,他看到真崎剑一的专栏专栏上登载着一片银杏叶的照片。
  
  不愧是摄影师。
  
  剑崎突然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当时他觉得这个想法实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可避免地有些遗憾。但是在很久之后,他们跋山涉水到达南极,看到仿佛神谕降临的景色的那一刻,剑崎又回想起此时,然后露出了微笑。
  
  和相川始的不期而遇短暂地让他忘记了Board里的流言和广濑的警告,他沉浸在卷土重来的希望靠近对方的感情之中,心脏跳动着,而深处埋藏着的东西尚未被发觉,那是曾经被赞美歌颂过无数次的——毫无疑问,剑崎还什么都没有意识到。
  
  他躺在床上安然睡去,伴着夜风与星芒,而第二天清晨的曦光会穿过半拉的窗帘照到他脸上。
  
  当他面带微笑地回到Board时,却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砸得措手不及。
  
  这个时候,他才猛然发现事态的严重性。
  
——————The tbc——————
  
  

评论
热度(17)

© 诗岛刚世界第一大可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