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龙骑,Decade,w,ooo,剑,电王,铠武,555,kiva,kabuto,兽电战队,amazonsⅡ ,drive,build
2017.11.07.blade三刷完毕打卡
【今天的剑始tag更新了吗?】
【很好,今天也依然没有更新】
滴——drive二刷持续打卡

【blade同人-剑始】Polar aurora 01

blade同人-剑始
ooc注意







 
#01
  “剑崎,你来得太晚了!”
  
  剑崎急匆匆推开门跑进蓝花楹,手忙脚乱地倒着歉,“啊抱歉抱歉,因为半路上摩托突然坏了……”解释到一半,才发觉自己居然忘记了摘头盔,而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这个迟到者的身上。
  
  太丢脸了。他这么想的时候,天音的嘲笑也毫不留情地响起来,“明明都是个成年人了,但是倒还和永远长不大的虎太郎一个德行。”
  
  剑崎心里嘀咕着不要跟小孩子计较,然后把头盔摘了下来放到一边去,一旁的橘朔也对他点点头,表示了招呼。
  
  他来得确实有点晚,天音的生日已经开始了一会了,但好在这个时间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受气氛感染,剑崎很快便忘记了刚刚的感受。他本想去捉弄一下天音,却又被识破了,天音冲他做了个鬼脸,然后跑到柜台去粘着一个剑崎不认识的男人。
  
  “……还是始哥最可靠了。”
  
  剑崎皱着眉毛,有点不甘心被打上“不可靠”的标签。
  
  他的目光太过直白地打量着对方,如果是别的人,就算是好脾气的虎太郎,大概也会因为感到被冒犯而有点恼火。原本弯着腰摸天音头的男人警觉地抬头向他看了一眼,垂着的眼睫是如何抬起来和他四目相接的,他看的清清楚楚。
  
  那双眼睛——
  
  剑崎破绽百出地挪开了视线,几秒后视线又落了回去。那个男人已经直起了身体,仍旧看着他,以一种平波不惊的眼神和他的视线相交汇。
  
  剑崎看见天音远远地冲他做了个鬼脸。
  
  感到心虚的剑崎来不及反应,只好抓抓头发,冲对方露出一个笑容。他所得到的回应不过是点头,剑崎却觉得对方并没有将他刚刚冒犯的举动放在心上,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剑崎跟一旁的橘朔也和虎太郎聊了几句,视线到处晃动着扫过去。那个男人太沉默了,又站在比较远的地方,以至于剑崎进来了好一会才因为天音发觉到对方的存在,但是一旦注意到了对方,剑崎就根本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在别的地方了。
  
  橘朔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那个人?”
  
  “嗯?橘前辈你认识他吗?”剑崎回过神,这么问道,但橘朔也摇摇头,“不,听栗原太太说是栗原先生以前的朋友,也是一个摄影师,名字叫做相川始。”
  
  “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剑崎无视了虎太郎不满的嘀咕,再一次地看向了那个名叫始的男人。
  
  对方毫不避讳地直视着他。
  
  剑崎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他思考着要如何去搭话才显得不是那么的别有用心。他撇了一眼天音,总装出成熟样子的小女孩此时正抱着相川始的手臂撒娇。随后他就被天音给拉了过来,剑崎急忙侧身让出个位置,于是相川始顺理成章地站在了剑崎旁边。
  
  “剑崎哥太失礼了,要好好道个歉给始哥。”
  
  天音拍了拍剑崎,便走开了。
  
  磨蹭了一会,剑崎才斟酌着开口,尽管说出来的话一点也不像是经过深思熟虑过的,“那个……刚才,抱歉。”
  
  相川始扭头看了他几秒钟,剑崎以为自己说得太小声,正打算再讲一遍的时候,对方却做出了回复,“不。没关系。”
  
  剑崎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微笑,他大概懂了对方的意思。
  
  即使已经从橘朔也那里问出了名字,剑崎还是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询问了对方,却又在下一秒暴露了这个事实。
  
  相川始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无奈。
  
  这个时候剑崎想起来虎太郎的话,装作被戳穿的尴尬都不存在的样子,“你是栗原先生的朋友吗?”
  
  “不,之前有见过几面。”
  
  “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相川始顿了一顿,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一种,复杂的神色。
  
  “他的作品有种慑人心魄的震撼力,有人说那是来自自然的力量……虽然平时不被注意,但是却影响着万物,起与落、生与死。这种力量被栗原的照片无限放大,直接地表现在每个人的眼前。”
  
  “ ……那些曾经被熟视无睹的东西一旦被注意到,就难以再忘记了……”
  
  相川始的声音突然压低了,夹杂着一丝宛如清晨呼出来的薄雾般的叹息。
  
  剑崎听说过栗原是个名气挺大的摄影师,但能够得到如此的夸赞,还是出乎他的意料。他在心里暗暗地吃惊着,想必对方也确实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摄影师了。
  
  剑崎对摄影几乎没有什么了解,话题居然也持续下去了,他们从栗原的摄影聊到非常远的地方,可能是梦中曾见过的莽莽雪原,或者也可能是某个曾经读过的充满悲剧意味的英雄的故事。事后剑崎回想起来也说不清到底聊了些什么,总之时间就那样迅速且无可挽回地展着它不起眼的翅膀从指缝掠过了。
  
  他们之间的交谈平淡到甚至有点乏味,又充满着让人愉悦的气氛。
  
  交谈并没有中断,当剑崎找不到话说时对方便将话题顺利地接了下去——就算是沉默,恐怕也是无声胜有声,别有一番默契。对方倒不至于是个不好相处的人,剑崎想不通虎太郎的敌意从何而来, 甚至他自己,剑崎可以确定自己喜欢这个人。
  
  和朋友间的喜欢完全不同(而且初次见面,也根本就还算不上朋友吧,剑崎这么想着),是另一种剑崎没有办法好好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
  
  心脏里罩着一只躁动的虫子,拼命、拼命地拍打翅膀想要冲破桎梏飞出去,企图找到自由。但是非要形容的话,更像是他被神指引着,从心底里渴望着去靠近对方。 他被自己的渴望所驱使,不由自主地便对对方多怀抱了一种关注。
  
  剑崎觉得有些好笑,这样的字眼明明最该出现在虎太郎的小说里。
  
   神的,指引。
  
   于是他异常的举动都仿佛找到了合理地解释,尽管神的存在仍然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但是剑崎却渐渐安下心来。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微笑,平日里被称为暴躁的脾气被压得平平整整没有露出一丝棱角。
  
  太惬意了。像稍微西斜的阳光落下来,连猫也忍不住想要翻个身露出雪白又柔软的肚皮。
  
  剑崎开始走神了,他看着对方的嘴唇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低低的音调就围绕在耳边也听得不太清晰。
  
  “……剑崎、君?”
  
  相川始叫得不太顺口。
  
  “……抱歉,我走神了。”
  
  “嗯。”
  
  话题到这里就结束了,原本剑崎还想说些什么——看起来对方也是这样,但是聚会已经结束了。两人聊天的时候来到了外面,墙角栽种的花朵被夜风吹得摇头晃脑,剑崎倚着栏杆,透过玻璃看到了结束的场景。
  
  对方也瞟了一眼屋内,什么都没说,剑崎道,“那,今天就到这里了。你应该是自己一个人回去?路上小心。”
  
  相川始点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下楼梯,剑崎把双手插在口袋里,抬头看着天空,眼睛微微眯起来。
  
  “今天的星星好多。”

  “嗯。”
  
  相川始想起来什么似的,又补上一句。
  
  “很美。”
  
  剑崎看着对方的后背。
  
  “是啊——真美。”
  
  他听见自己的语调里带着笑意。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并不确定对方是否听得懂自己的意思。 他期待着对方的回答。
  
  对方没有回头,只轻声地道别了一句。
  
  “下次见。”
  
  于是就此别过,在那片曾被称赞的星星下面,逐渐消失在不同的方向。
  
——————The tbc——————
  
刚刚一上来,十来个喜欢,有点被吓到了因为还没哪次突然有这么多,看了一下发现都是同一个人点的,(没想到有人跟我一样遇到喜欢就忍不住挨个挨个点喜欢(*>.<*)23333还蛮开心的
挖了个大坑,惆怅地写了一半大纲(虽然再过两章就完全偏离大纲了吧x),咸鱼妄图搞事情2333不知道写不写得完,而且这个开头……无言以对,太太太特么……糟糕了写的……反正先发再说
以前看文有看到吐槽过作者感叹号破折号用的太多,实际上我也很讨厌用感叹号用的多,但是我喜欢用破折号跟省略号…………自从看到吐槽之后就有意识的检查这两个标点符号,然后删掉一些……但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俩啊好想用它们啊憋着不用真的好痛苦啊
多半是坑,自己发电,自己温暖自己(突然励志)

评论
热度(28)

© 咸鱼真开心鸭☆彡▽`)ノ | Powered by LOFTER